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穿]百味人生之寒芒(3)

作者:邈邈一黍 来源:晋江文学城

“城南用雷罡正法的道修携天威仍是数击不下,怕是难来助阵,姑娘看来并不是‘掌柜的’又缘何非要挡我去路呢。”

“公子手段,确实精妙。可是山上人也有苦衷,一言难尽啊,”来人淡然一笑,“小女子花傀楼颜媗妍,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不过一介浪人,名氏不值一提。”殷向川右手入袖,抽刀而出。“此刀名为玉脂,山上江湖这十年,刀名应当胜过我的人名。”

颜媗妍腕上花链轻抖,飞剑三尺剑身浮在她的身旁:“此剑白素,请赐教。”话音未落,身边飞剑已是尖啸而出,殷向川手腕一震手中玉刀斩过飞剑,飞剑一瞬间散落破碎,那哪里是飞剑分明与天罗衣一致,是由天罗丝缕结成。千丝万缕刹那斩过殷向川周身,打的罡气四溢,殷向川持刀疾行,刀式蒸泽再起,专斩这连绵的招式。颜媗妍唤剑而归,再引剑式却是浩然大气,不似疾风骤雨。白素数击不中,三尺剑身由一化三,藏于楼中阵法轰杀下,伺机而动。“花傀楼里还藏有这般剑修,当真令人称奇。”颜暄妍手中结印, 白素时一时千,打在殷向川的内甲上,如同在打铁。铁树银花,炸裂开来。

楼外的黑衣人对视一眼,跃下阁楼,向城南奔去。只是在楼下不远的巷子中,几人的惊呼没在马嘶声里。

两时辰前

封炀城南一处高阁上,虞霜冷放下最后一封信,放那符纸化为小雀,从窗外飞去。这一晚由封炀飞出的符鸟怕是和往日里雁返林里返乡的大雁一般多了。信中内容有真有假,只是时间紧迫容不得虞霜冷再多做掩藏了。虞霜冷才拿起茶杯,却又放下了:“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面啊,廖大人。”楼梯处,两鬓斑白的锦衣修士迈步上楼,始才站定。“我猜这楼下的囚龙杀阵,不是廖大人为自己准备的。不知虞某有何罪名,还是蔡公已经这般等不及了?”廖冯淼叹了口气,“城中尚有人,虞大人,不如天外一叙?”“便是生死交战也要有这些讲究,所以虞某最能与廖大人聊得来。”虞霜冷起身,“廖大人所顾虑的虞某都懂。”

“请?”“请!”

廖冯淼双手萤若白玉,屈指间耑五雷罡越云而下,电芒掠天而过,隆隆雷声姗姗来迟。虞霜冷迈步向前,大喝一声 “好!” 随这一声道喝,瓢泼大雨应召而来,他虞霜冷或不在天下道修境界最强之列,但这几十年天下间,御水符篆谁人不知虞霜冷?“若蔡公欲取我性命,理应趁早!”

廖冯淼沉默不语,腰间玉牌在满天雷雨中,迎风而动。牌中蛮兽长啸声起,越过玉牌上雷门二字,举爪向虞霜冷拍去。

虞霜冷一脚踏开青瓦,符纸落地,满天雨水为之一凝,竟倒流而起。大寒之意笼罩方寸间,青芒乍然亮起。雨滴被冻结成圆润的冰珠,而后被整齐的剖成半圆,雷兽这一爪结实的拍在符纸上,震的冰珠洒落一地,却难再进半分。那青尺正是虞霜冷钟爱的镇纸之物,如今青尺上山泽水形动若活物,镇这一方雨幕,为我所用。

“就去天外一叙!”

漫天惊雷声起的一瞬,殷向川不再隐藏,在长剑白素包裹如蝶茧的剑阵中,殷向川一刀剖开,脚下发力,刀光贯若长虹,玉脂已然直刺入颜暄妍胸口,这一刀快至极致,血如同被吹散的荻花,正如刀术的名“绯云”一般,是血色的诗意。白素哀鸣一声,合为三尺青锋,直刺向殷向川后颈,却被银甲“煞嶽”震为丝缕。殷向川紧咬牙关,承受大道侵蚀之痛,他用手按在颜暄妍眼上,口中轻语,玉脂顿时压的她重仰过去。她松开了紧握着刀刃的手不能自已的昏睡而去,艳丽的绣裙已然苍白若缟素,她面若霜雪直直的倒在地上。殷向川抽刀而出,任由天罗蝶衣死死护住主人伤口。他走回桌前单手举起酒坛痛饮,门外墨驹嘶鸣声渐近,银甲覆在他因疼痛略显狰狞的脸上,殷向川掷刀钉在大堂正中。“掌柜的,再不出来,我可准备拆店了。”

话音刚落,天穹中,一缕电芒由空中裂开,自城南偏至城北,休遥楼旁,丛生的桃木林猛然拔高阻截了这缕电光,花叶摇落,林中火起。城南雁返林,莫说山岳灵秀,便是原来的大泽灵气也被打的蒸腾起来。林中,皮囊俊美的精魅拄着木杖一步跨入休遥楼内。他一眼未看倒落在地的花傀楼和听雨阁的众人,只是死死看着眼前的少年,面容阴晴不定。“在下梵山山主,梵青衫 。”

殷向川摆了摆手:“不必多余介绍了,不过一个小镇,一座休遥楼内就有半步龙门剑修,还有你这个龙门入蛟境的山泽精魅,今日之局怕是繇天阁也少有这等威势。”“怎么?”殷向川嗤笑一声,“还不动手?”

梵青衫不动声色,心中已有几分怒意。这山泽大阵被人藏在敝绝气息的大阵中,如今门外的骏马沐浴雷云破阵而行,步步紧临。繇天阁的人不仅毫无察觉,原本廖冯淼隔绝雷云的阵旗尽数折断,更是至他于天劫之下。如今上神降世,雷渊毗邻下界,身为精魅又临龙门境的他用雪上加霜来形容真是不为过。今日这等境遇下他是没办法这般简单拿下颜暄妍这半步龙门的剑修的。

“公子何必咄咄逼人,此事本就与公子无关。不如就此远去,事后梵某绝不透漏半句。”

殷向川一愣而后大笑起来,将酒坛掷向一侧,笑到:“莫说繇天阁会不会放过你,我这请神容易送神难,不杀你我心头难安。何况掌柜的自从到这休遥楼内起,又有那刻不在试图重掌这楼内大阵?如今大阵已经齐备,掌柜的又要放我走?”

谈笑间,休遥楼半壁被雷劫撕扯为劫灰,殷向川翻身上马,身上的内甲流若烁光,他震袖,长枪枪刃滑落,临近坠地之时却停滞在空中。殷向川握住了虚无的枪杆,这下界无物能承这枪刃的威势。这无形的枪杆就是他一身武道的体现,让这长枪“螭睚”能短暂现世。

梵青衫咬牙,唤来仙神战力,马上的少年也要承天劫之威。只是这惩罚对他也是极大的威胁。可这少年能承多少战力降世?在这下界,他毕竟已入龙门境,难道熬不过假借外力的少年?他一挥手,雁返林中花叶林木借他的灵气复苏过来,这一片林木竟全是战傀。他从袖中取出一方印章,正是这福地的山根所在。

“好!梵某就来讨教一二!”

殷向川没有言语,天劫在其次,只是梵青衫所*之事中一事为真。他出手的机会不多,一旦失败,他怕是下界半步龙门的实力都会亏空,更别提强借战力降世后跌境的后遗症了。

马上少年收腰俯身,枪式已然递出,摆若蛰龙在渊。休遥楼内,不过数步的距离,墨驹迈步间却犹如铁骑掠阵。可这楼宇拔地而起,梵青衫在劫云下畏首畏尾,只是令那些战傀迎战少年。可天外一战,他有所感,恐怕落幕之时要比他想象中还快。他看向在那战傀包围下枪术精绝的少年,狠心咬牙,双手合做法印,空中那梵山印愈发凝实,化为大岳镇杀而下。殷向川枪式再转,一人一马,形若鹰鹞。在他吐息间,已有鲜血难自抑的从口鼻流出。他看向抱山而下的梵青衫,杀意更盛。

被雷劫和雨幕搅乱的云海已渐趋平静,虞霜冷握尺刺入廖冯淼胸口,并未再进一步。“非要如此?!”虞霜冷压低声音。廖冯淼却压身而上,按住了虞霜冷的肩膀,任由青尺穿胸而过。一支的箭矢刺穿大阵,从虞霜冷的心口穿过,高挂在城楼上的人从紧贴的墙壁上纵身跃下,等在这场风暴中央两个时辰只为抓住这一次出手的机会,这个龙门境道修以伤换来的机会。弓如满月,箭矢至,唳声才起。第二箭,虞霜冷已抽身不能,回身以掌阻断了封喉的一箭,廖冯淼满蕴雷罡的一拳猛击在虞霜冷胸膛。

长袖猎猎,雨幕倒退。

雨珠淅沥沥的滴在屋顶,虞霜冷拔出掌心的箭簇,慢慢向后倒去,无声的笑着,低声道:“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御翎的箭。”金色的锁链似是渴血的藤蔓,死死缠绕住虞霜冷,大阵里的血煞之气捶打在他的道身上。杀一名龙门境修士不易,所以幕后之人舍得下本钱。单这一处杀阵,不知耗资多少。廖冯淼丝毫没在意胸口的创伤,他俯身行礼,心底或是有真正的尊重的。虞霜冷倒入大堂中,持弓的少女再引箭,引动屋内油坛。大火骤起,房梁,木柱在火中噼啪作响,倾盆大雨中火势未减半分。少女移步向前:“多谢廖大人相助,日后殿下定有重谢。”廖冯淼未多说,只是拱手谢过。他从楼上跃下,向休遥楼走去。等再有人来,此地就要成为鼎炉了,若是一介龙门修士这般死法,可并不体面。

虞霜冷啊虞霜冷,此举乃是蔡公授意,以顺遂九皇子意,哪需罪名安插于你。你我贵为繇天阁都事总校,也不过是大人物的一枚棋子。廖冯淼这才觉得胸口血涌处,疼痛难忍。

休遥楼下

枪式万圆之中,有一线由中破出,独这一枪,霸绝盈世,未有先前精绝之意。天地之间,一道弧月光芒璀璨,掠山而过。梵青衫手中梵山印斜斜砸在殷向川手臂上,顷刻间,螭睚的枪杆裂解。殷向川在劫雷中从下界龙门巅峰一步跌落龙门下,连原本的境界都难以维稳。这枚梵山印更有雪上加霜的态势,殷向川松手向后退去,留在梵青衫胸口的枪刃,如同烙铁融雪,将这个精魅的半边身躯融还为天地灵气。殷向川等那螭睚褪却灵韵才将其收入腕甲中,他拖着残躯,从休遥楼废墟中,用还算能动的右手拎起一坛酒倒在伤口上,这一枪的威势怕是难以掩人耳目了。他迈步跨过颜暄妍众人时,独自开口道:“刀我就不拿走了,权当抵了酒钱。”他跨马望向城南,雷光和雨帘的交织已然落幕。殷向川眼神中有丝暗淡,而后他头也不回的策马出城而去。

梵青衫只剩半缕的残魂由梵山印中出现,凄惨的飘在众人头上。他咬牙道 :“只能拿这些货色的精魄先撑一时了。”

但他身影一僵,背后颜暄妍持白素再次斩过他的头颅,包裹着铜片的白素将那缕残魂“吞”了下去。颜暄妍倚在残缺的木柱上,“怪不得虞大人对你放不下心啊,殷公子。”她望向城南落幕的大战,心中默念,虞大人希望你这般隐瞒是值得的。

延伸阅读

欧世婴儿纪念品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gz6f.shtml
临沂市兰山区欧世商贸有限公司坐落于“商兴水胜,荟萃人文”的文化古城-----临沂。公

寿百康一次性水晶餐具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uwel.shtml
潍坊华晨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自生产研发、加工、销售与一体的实体型塑料制品公司

浪漫青春家具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ybzv.shtml
浪漫青春家具与欧洲同步的设计,占地00平米,成立于2002年。是北京的青少年,儿童就

嘉豪天地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nw6a.shtml
嘉豪天地实业成立于2000年,位于万盛区黑山镇,注册资本2000万元,属市级农业产业

向茶饮品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br3c.shtml
向茶饮品加盟详情「翰林茶馆」二十年来,坚持每一杯茶汤品质,所有翰林人都知道创办人对茶

奥维斯特衣物救治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g359.shtml
加盟可提供技术服务干洗流程染色护理等......

和家连锁酒店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sa0q.shtml
和家连锁酒店加盟公司简介和家宾馆连锁创立于1998年,作为一家连锁酒店,和家始终以顾

润滋蔓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gx2w.shtml

中兴隆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aegs.shtml
中兴隆包装机械配套销售封箱机,灌装机,颗粒粉剂全自动包装机,食品包装机械,矿泉水饮料

上海之夜KTV加盟  http://www.livinginrhodes.com/s6j1.shtml
“上海之夜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创建于2004年,是集聚上海风情的国际文化娱乐品牌,高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少女心事终喂狗在线阅读第一节

    在去昭元殿的路上,魏明帝步履轻快,被华服毛皮闷了几个月,终于可以放松的呼吸了。他心里终于明白,为什么先代的皇帝要把科举设在春日里,被闷的狠了,春日里空气既有的冬日未褪尽的清冽,也有这和煦的风和阳光,刚刚好啊。明帝今天心情很不错。明帝身边拥簇着的大小官吏和侍者心中都如是想着,因为他没绷着脸,嘴角还带着

  • 贵女天成第8章在线阅读

    把图鉴给了杨南,并解答完汤磊的疑惑,墨镜青年就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汤磊“这是我的电话,如果图鉴使用中有什么问题,或者有精灵球要出手的话可以联系我。”说完墨镜青年就转身离开了。汤磊看着手中的名片,名片上只有一个电话号码,没有单位也没有名字。“唉,现在都21世纪了加个微信不好吗?还用名片。”汤磊有些不能理解

  • 我的身体有兽影之第五章(5)

    这家伙是喝多了吗?不对,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他是摔进浴缸里脑子忽然进水了吗?礼奈看着手机中来自赤司征十郎的三条新信息,内心充满了绝望的不解。唯一一种解释就是,赤司估计是发错人了。第一条确实是发给自己的没错,二三条怎么看都是发错对象了。没错,确实是这样的。礼奈将手机往枕头下面一塞,决定装作自己什么

  • 小生是阿妈最宠爱的式神[阴阳师记录]在线阅读迟到

    恰巧谢威给她发了条微信,大意是公司有个项目要出差两天,让她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而且给她转了一千块……谢彤彤这种单纯小公主可能看不出什么问题,刘悦可不一样。星期六日出差?大概是和小情人浪去了,不打电话和她说是因为心虚吧。心里虽然不爽但还是给谢威发了一个笑脸,回了一句“知道了”。至于跟踪谢威捉jian什么

  • 狐狸狐气在线阅读第1章

    “开会了,开会了啊,下面的,都给我安静点儿~~!”“大人,您请。”在台下众人的鼓掌欢迎声中,一名身穿黑色袍服,面色威严,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缓缓的来到台上,坐在了正当中的位置上。台子上摆着一溜儿桌子,除了茶水和干果之外,在每个人的位置前,还放着一个姓名牌。中年人面前的桌子上也有一块,牌子上用正楷

  • 一世独尊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起上?”“有意思了,王封,我们都知道,你也是武道中人,不过你以为,以你一人之力,可以对抗世家豪门宗派?”“大变异时代,世家豪门宗派,才是最强的武道势力,你一个独行侠撑不了多久的。师妃暄,也不是你一个人,能够独占的。”“师妃暄,慈航静斋仙子,她修炼的武功,应该公开出来,以造福大众。”王封的话,让门

  • [综]崩坏这件小事第1章在线阅读

    疼……古星歌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到浑身上下撕碎般的疼,而四周吵杂之声一一入耳,让她忍不住抬眸,眼中多了一抹疑惑之色,这是哪里?她不是在护送一把破匕首,却被自己的未婚夫利用意欲置她于死地,她在最后关键时刻引爆了飞机上防身炸弹与她那天杀的未婚夫同归于尽尸骨无存了吗?怎么会,怎么会还活着?徒然之间脑海一

  • 重生天尊第四章在线阅读

    奚归被这粉东西吓了一跳,反应倒是不慢,闪身躲过,下意识的一爪子把控制“暗器”的银洛拍进了泥坑。银洛:“……”银洛从全息泥坑里抢救回自己的脑袋,讪讪的关了动画片,奚归暗暗看着自己的光屏,决定以后再不点开这个图标。小奶猫看不下去这智障狼了,纡尊降贵的从老虎头上跳了下来,端庄的走到奚归面前,比这奶狐狸还小

  • 反派他每天都要离婚[穿书]第四章 吞噬一切的黑洞!!!祖母索菲娅【上】

    “索菲娅。”“哦,这东西原来叫索菲娅。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厉害嘛。不过,看你的样子,好像很怕它啊?”哈莱王后说完,就化作一道烟消失了。“是啊凯,那东西有那么强吗?”潘多拉道。“你们不知道,那索菲娅有两种,如果她手上拿的是普通的索菲娅,那么我对付它不成问题,因为他的能力只不过是与一种物质相融合制作出怪兽罢

  • 重生红楼之环儿瞧不起人

    周管家一直把梁书航送出了医院,梁书航这才转头:“谢谢!其实早上送到方家的那些聘礼里面,有我母亲的嫁妆,对吧?”“那都是老爷子特意吩咐的。”周管家在一旁小声说道:“其实老爷子挺关心少爷你的。”“但是他关心的方法错了。”梁书航摆了摆手:“先别说这个了,梁书琛的死到底是不是有人安排?他死了之后,有哪些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