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风就吹到这儿之第四章(4)

作者:幕后的土豆片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宝意被困在上面,手里还拿着刚刚捡到的风筝。

雨点已经在豆大地从天上砸下来了,落在宝意的手跟脸上,令她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把风筝往怀里捂。可是这风雨这么大,她就这么小,怎么也捂不全。

雨势密集得连成了一片,仿佛在天地间连成了幕。

柔嘉郡主跟大哥一起,在宁王妃的院子里听她说准备迎接老王妃回府的诸项安排。最末,宁王妃对长子道:“明日你就去庄子上,把你三弟接回来。”

谢嘉诩应了,见外面雨势一时半刻没有要停的意思,只邀妹妹随自己一同离开。柔嘉郡主摇头,惧着外面的惊雷,无论如何也不肯在这时候随大哥一道走。

见状,宁王妃便笑着说道:“你自己回去吧,让你妹妹在我这里呆着,等雨停了再走。”

谢嘉诩无奈地看了一眼妹妹,想着这丫头回头别忘了要求自己的事才是,应了声“好”便先行从这里出去了。

柔嘉郡主望着哥哥的身影,觉得换了自己是万万不敢在雷声这么大的时候跑出去的。

她留在母亲身边,在感到安心被庇佑的同时,也有些好奇地问起了祖母的事:“娘亲,我从未见过祖母,她老人家是怎样的一个人?”

大雨瓢泼,迅速溅湿了回廊。

王府里,走在花园这边的人少了,遥遥的只见回廊上走来了两个人,俱是翩翩佳公子。隔得远远的就听见其中一人在说话,另一人在低笑。

右边这个手拿扇子,在一边走一边说话的俊美青年是宁王府的二公子谢临渊,而左侧身穿月白色织锦缎蟒袍,冠玉般的俊美面孔上嵌着一双清冷眼眸的青年则是当今四皇子萧璟。

当四皇子还是燕王四公子的时候,两人就交好,时常往来。

先皇膝下无子,退位之后就传位给了亲弟弟燕王,萧璟也自然就成了四皇子。

萧璟做了皇子之后,与谢临渊的情分依然不减,仍旧时常在宁王府出入。

眼下,两人正一边走一边交谈,谢临渊讲得投入,没有注意到对面屋顶上的人,可在他身旁的萧璟却是看到了。

他收敛了笑容,一把拉住了好友,提醒道:“你看屋顶上。”

“什么?”谢临渊随着他的话转头看去,就看到对面屋顶上有一个纤细的身影,在这大雨倾盆的时候不知为何爬到了上面。

谢临渊有些吃惊,在大雨中见着宝意身上穿的衣服,应该是妹妹院子里的侍女。

而且在密集的雨幕里瞧着她还护着一个什么在怀里,就猜到她大概是在没下雨的时候爬到屋顶上去捡东西,结果现在困在上面下不来了。

“来人!”谢临渊觉得妹妹房里的丫鬟真是胆子大了,在远远跟着的小厮跑上前来的时候,对他说道,“快过去搬个梯子来,让上面那小丫头下来。”

“是!”小厮见着房顶上的宝意,暗暗咋舌,朝着后面一招手,然后飞快领命跑去了。

萧璟站在回廊上看着,清冷的眼眸望向天空,只见云翳中又在酝酿着新的惊雷,电光闪烁,躲在上面的身影看上去瑟瑟发抖,很是可怜。

燕王府不比得宁王府清净简单,人与事都要复杂得多,他对这些事情见多了。

这小丫鬟不可能无缘无故爬上去,然后又这么巧合地被困在上面,多半是有人想要设计她。

只是在这种时候,常人留在房子里都觉得害怕了,她在上面居然还能挺着不叫,这令萧璟不由得要多看她一眼。

宝意虽然待在高处,可是视野被雨水遮挡,尤其她还牵挂着手里的风筝,也不曾试图叫人,更不知道有人已经看到了自己,准备搬梯子过来了。

她只想着要自救。

宝意看着这屋顶的高度,其实跟自己以前爬的树差不多,只是这么跳下去肯定要摔断腿,不能直上直下。

她抹了一把脸,目光落在了这屋檐对面的山石上。

宁王府建府的时候,就有不少山石阻碍,建府的工匠没将其铲平,反而巧妙地布置在了府中,形成了自然的景观。

宝意见这假山离屋顶不远,心中想道,要是能跳过去,就能顺利地下来。

只是她不知道这装饰用的山石垒得牢不牢固,自己跳过去,它能不能撑得住自己的重量。

可是她也不能一直待在这上面,所以宝意从屋顶上站起身来,决定拼了!

“快来快来!”

几个小厮穿过回廊,来到了这屋檐下,确定上面的小丫鬟还没吓得滚下来,赶紧找梯子。

刚刚春桃她们把梯子搬走,就放在了附近的空房里,甚至连门都没完全掩上,他们一找就找到了。

谢临渊的侍从指挥着人把梯子搬出来,挪到屋檐底下,可是下面的动静被雨声跟雷声掩盖了,宝意听不见。

对面的回廊上,萧璟跟谢临渊一起看着这个方向,见梯子很快就要搭上去,可是那待在屋顶上的小丫鬟却有了动作。

“她做什么!”谢临渊惊诧地道。

萧璟眯起了眼睛,见她把怀里护着的东西往身后一背,总算看清楚了她爬上去捡的竟然是只风筝。他的目光自屋顶移向一旁,却是知道宝意想怎样了,不由得眸光一凝。

只见那纤细的身影在屋顶上站了起来,然后后退了几步,接着竟然在瓦片上开始助跑!

那风筝背在她身后,像是打湿的翅膀。

宝意一脚踩在屋檐边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就从屋顶上跳了下来,目标明确地往隔着一段距离的山石扑了过去!

两个搬梯子的小厮在底下看着,吓了一跳,直叫:“我的亲娘!”

宝意心无旁骛,一跳出去之后眼中就只剩下山石的棱角,完全没有注意到底下有人惊呼。她冲过这段距离,整个人撞到了山石上,来不及痛呼就感到自己在下坠!

她五指用力地抓住一切所能抓到的突起,被粗糙的山石磨得出血也不放开,整个人贴着山面。

这宁王府的假山到底还算稳固,被她这样冒险地撞过来,竟然没有松脱。宝意下坠了一段,终于让她抓住了定住自己的石头,然而另一只手却在雨水中打滑,抓了个空。

这时,天上又滚过一阵可怕的惊雷,令在底下看着的人都条件反射地捂住了耳朵。

只有这挂在山石上的纤细身影,在大雨中脸色煞白却没有放手,咬着牙坚忍地抓住了另一个可固定的凹处,然后脚也踩实了,整个人慢慢慢慢地从山石上往下挪。

萧璟跟谢临渊远远地看着,从这小丫鬟由屋顶上跳下来,到撞在假山上往下滑落,最后又在雨中像只小壁虎一样爬下来。

谢临渊觉得自己看了场惊险的戏目,刚要松一口气,就听好友道:“后宅之中,丫鬟争斗是常有的事,可像今日这般,未免过于阴毒。”

如果今天他们没看见这一幕,或者说宝意自己没有这样的决心跟身手来自救,她困在屋顶上,在这豪雨惊雷中不是失足从上面滑下来,就是要被吓坏。

这场雨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停的。

他们看着那个纤细的身影从山石上挪了下来,两脚落到了地上,萧璟对谢临渊说:“过去看看她。”

谢临渊也想见见这个小丫鬟,于是应了一声好,就和他一起顺着回廊走了过来。

宝意站在地上,心怦怦地跳着。

那一瞬间的坠落感仿佛跟可怕的梦境重合,只是这一次她抓住了生机。

雨水落在掌心,激起一阵刺痛,她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掌心被割得血肉翻起,血水正在被雨水冲淡,落到地上,汇入屋檐下的水沟里。

她刚刚爆发出了所有的力气,眼下只觉得全身脱力,站都要站不住了。

在她就要倒下去的时候,从旁边伸过来了一只手。

那只手避开了她受伤的地方,握着她的手臂托住了她。

头顶的雨停了,宝意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月白色蟒袍的清冷公子正站在伞下,寒星般的眼眸里映出自己狼狈的样子。

而在他身后,还站着满眼惊讶的二公子。

-

郡主院子里,柔嘉郡主刚从宁王妃处回来,一进门就听见有争执的声音。

她皱了皱眉,望向争执传来的方向,就看到是自己的大丫鬟冬雪在质问大丫鬟春桃。

冬雪难得动怒:“宝意在哪?”

春桃不耐烦地道:“这我哪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冬雪压着火气质问道,“我听珍珠说了,是你让秋云来叫宝意出去的。”

宝意原本在给花松土,如果不是这样被贸然叫出去,眼看着要下雨了,她肯定不会把花就这么留在外面。

“在吵什么?”柔嘉郡主走了过来,几人立刻下跪向她行礼,低头称郡主。

柔嘉郡主看了看她们,开口让冬雪起来,然后问道:“宝意怎么了?”

听见她的问话,春桃跪在地上目光闪烁,夏草跟秋云也是如此。

只听冬雪说:“回郡主的话,宝意昨天晚上做了噩梦,将我们都惊醒了,于是从今天一早她们就在针对宝意。方才我回来,发现宝意不在,问她们个个都说没看见,我于是又问了跟宝意一起在院里当值的珍珠。珍珠说宝意原是在这里的,不过是被秋云叫出去了。这院子里的丫鬟除了春桃,还有谁能叫得动秋云?分明就是她把宝意诓出去了。”

柔嘉郡主听着,看向了春桃,对她说道:“先前你不是跟秋云一起陪我放风筝吗?你们把宝意叫出去了,你们叫她做什么?”

“我……”春桃犹豫了一瞬,冬雪就看到了出现在门边的宝意,顿时忍不住叫了一声:“宝意!”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宝意淋得浑身湿透,衣服上沾着血迹,手上还缠着白色的帕子,手里拿着只风筝。

顾不上撑伞,冬雪从院子那头跑了过来,宝意发着抖,湿透了地看着她,颤声叫道:“姐姐……”

冬雪看着她这可怜的样,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

丫鬟们撑了伞,护送了柔嘉郡主过来。

她看着宝意,还未开口就听见二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说道:“柔嘉,我把你的小丫鬟送回来了。”

“二哥哥?”柔嘉郡主见到出现在自己院子门外的二哥,意外地道,“哥哥是在哪里见到的宝意?”

谢临渊皱着眉道:“你家小丫鬟上屋顶去给你捡风筝,不知什么人把她的梯子撤了,让她困在上面下不来。”

柔嘉郡主一听,立刻看向了宝意,问道:“是不是真的?”

宝意用微不可见的动作点了点头,可是等抬起头来,对着姐姐说的第一句话却不是其他,而是:“是宝意没用,风筝坏了……”

柔嘉郡主看着她,焦急地道:“现在还哪管什么风筝坏不坏的?”

宝意被这样困在屋顶上,要不是二哥从附近经过见到了,把她解救了下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谢二哥哥送她回来。”柔嘉郡主说,“我会好好查查,我院子里究竟是谁做了这样的事。”

“是该好好查查了。”谢临渊意有所指地道,“这次要不是四皇子看见,你的小丫鬟还不知要在上面待多久。”

为了不让妹妹太过担心,他瞒下了宝意是自己从屋顶上跳下来的。

“什么?”春桃秋云她们在旁听着,脸都白了,柔嘉郡主也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四皇子的事。

她心中慌乱,一双眼睛朝着外面看去,只见在雨中,穿着一身月白色蟒袍的人正站在伞下,眸光似虚似实地落在这里。

柔嘉郡主从前对萧璟就怀有思慕,可是却不想在这样的情境下让他注意到自己,还亲眼见着自己院子里的人这般作乱,一时间只觉得脸都烧了起来。

萧璟为了避嫌,并没有跟着过来,这样站得远远的看谢临渊跟他妹妹说完了事情的始末,然后,柔嘉郡主身旁的侍女就把那可怜的小丫鬟拥着带进了院子里。

这事到这里,似乎终于告一段落了。

谢临渊从妹妹的院子门前离开,回到了好友面前,说道:“好了,我跟柔嘉说过了,我们走吧。”

萧璟清冷的目光在院门上划过又收回,对着好友点头,两人又在雨幕中离开。

延伸阅读

维纳斯内衣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sz45.shtml
粉红商城就是粉红丝带事业协会会员商城简称(粉红商城);在每个城市大型商场及周边设立对

快乐语言表演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g0la.shtml
2001年,快乐语言创办了家幼儿部,推翻传统3-7岁一体化教育模式。在遵循中国儿童身

学学乐益智家居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s1nx.shtml
中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思想根深蒂固,因此他们在孩子生活的各方面都十分注重学习能力的

金廊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n157.shtml
金廊装饰成立于一九九九年五月,是一家具有专职施工资质,集家装、工装为一体的建筑装饰企

梦辉干洗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66y9.shtml
梦辉干洗隶属于上海梦辉洗衣集团有限公司,位于上海,创始于2001年,通过店面训练,可

乐星可茶饮品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bb5n.shtml
乐星可茶饮品隶属于重庆乐星可茶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凭借着其高质量高品质的产品在茶饮市场

奥普吊顶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u1fn.shtml
企业简介浙江风尚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坐落于集成吊顶基地发源地——海盐百步镇,是一家专注于

Aynoah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p2qh.shtml
Aynoah饰品是青岛艾伊诺饰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总部是饰品、工艺品、项链、耳环、耳

沛杰教育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qhu.shtml
沛杰教育成立于2012年,自创立以来,一直秉承“打造均衡教育资源共享平台、塑造具备开

宋河金奖1988加盟  http://www.round1ma.com/s45i.shtml
宋河金奖1988以个性的老五甑、续渣法、混蒸混烧、固态泥池发酵的传统工艺与现代科学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裹尸布两人一(电驴)车

    看着扑面而来的子弹,章嘉乐连着打了两个滚还抽空往后丢了几颗直升冬瓜,耳麦里除了轰隆隆的爆炸声,还有几道声音同时响起:“小章,注意点啊,我们现在不在一个队里!”这是叶修。“靠!什么鬼,为什么兴欣有六个人在本里???”鲁奕宁抓狂地喊了一声,刚刚张佳乐和章嘉乐一个□□一个炸弹,轰得他和姐妹花血刷刷直掉。“

  • 千灵之心 倒斗新组合

    几人各背着家伙出了路口,吴邪和胖子有些诧异的发现,他们进来时空空荡荡的路口不知何时停放着一辆越野车。黑眼镜一看见那车就吹了个口哨,嘴角挂着笑:“哟,哥们,这车耐、操啊。你这是大土豪啊,咱们能做个朋友不?”王九淡淡的笑着:“黑爷想和我这种小人物做朋友,又哪敢不从啊,实在是荣幸。这点东西不成敬意,还望爷

  • 我在灵剑山那些事在线阅读第7节

    林婉言紧紧的捏着手里的杯子,直至关节发白才松开。其实就算他不说,她自己也会吃的,因为她知道她不属于这个位置。她现在凌太太的这个身份早晚是要还给林云溪的。五年之后,她就不属于这里了,也和凌欧文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没有孩子,没有牵扯,是最干净的。凌欧文只不过为了给他爷爷一个交代,按照他的吩咐隔一段时

  • 网游之鬼谋神武第二章在线阅读

    据说大禹治水,划天下为九州,兖州正是其中之一,这一年兖州境内一个不知名的深山里,一条如同白练的瀑布沸腾而下,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跟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相对而坐。“你说说当今天下局势如何?”老者双目微闭,轻轻说道。“自汉代之后,魏蜀吴三国并立,直到世祖武皇帝,扫清六合定鼎天下,这是乱世一统的征兆,但是武皇

  • [网王+黑篮]淡定的赤司君在线阅读第10章

    他将外套搭在沙发上,朝落地窗的方向走去,靠在一处舒适的地方,点燃一根烟便向远处眺望,在这里能俯视C城中心繁华的夜景,他抖了抖手中的烟灰,那帅气又稍显冷峻的侧颜略显孤独。和萧敏分手已有一年多,也没刻意跟谁说过,这也是他们之间的一种特殊的尊重方式。就这样安静地待了一会,便灭掉烟头,披上外套去融入那片这夜

  • [综]靠隐形眼镜统治世界第一章

    雷电交加的夜晚格外骇人,崎岖山路上一辆马车极速飞奔着。驾马车的是两个人彪形大汉,马车里的几个小姑娘正是他们拐来的。马车里的小姑娘左右不过七八岁,个个都吓得缩在一起。其间一个模样清秀的粉衣小姑娘神情从容,眼神坚毅,她怀里抱着另外一个瘦弱的小女孩。“妹妹别怕,等我爹爹来了一定会救出我们的。”安九不停地安

  • 道行诸天在线阅读黯然离场

    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一直都是。当严冬来临时,我不知道,别人是否也像我一样内心忐忑。明日是冬天,昨日可不也是冬天?总归不会有太大的差别的!只是,我心里的天平却始终稳不住,硬是觉得明日的冬天要更萧条可怕些。我深知自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普通到初中进入新学校后,班主任过了个把月,才能叫出我的名字,普通到穿

  • 心坏之回家(2)

    朱家老夫人顿时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骗了,顿时气得浑身直颤,手抖着的指着沈清,嘴唇动了半天,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沈清看着对面那个老太婆,心里直犯嘀咕,都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还穿得这么花哨,真是的,影响她的视觉。而对于妇人的指责,沈清却是浑不在意的。此时,沈清这下是确定自己真的穿越了。奇怪的环境,陌生的一群

  • 月朗星稀花落心间之玄功一转,圣子欲出宗】(4)

    三个月后。依旧是圣子宫的那间密室。此时的陈曦正赤着上身,璀璨的光泽在他的体表缓缓流动,使得他整个人都泛着如玉般的光泽。忽然,他的身躯一震。仿佛是受到这一震的影响,体表那些“流质”纷纷缩回到体内,让他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区别。睁开眼,他悠悠地吐出一口气。这口气在离开他的身体之后并未散去,而是径直向前,在

  • Disastrous Of Fate之第一章(1)

    第一章,自从君之竹来到林家以后,林之辰就没有了表情,成为了一个真实的面瘫。嗯……也可能是一直都没有表情吧,反正君之竹就从来没见过他有什么表情。他感觉得出来,这个林家的亲生儿子很不喜欢他。非常的,不喜欢。怎么说?那天,也就是君之竹五六岁那样吧,他踏进林家的门就感受到了一道凌厉的目光,莫名背后发凉,搜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