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方向之楔子

作者:565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宛丘城四面环水,万亩城湖烟波浩渺。在城外一里多的的湖面上突兀着一座土丘,上面亭栏溢彩,古柏苍翠,这里便是太昊伏羲氏始画八卦的地方,名为画卦台,也称为画卦坛。

此刻,一轮圆月已经挂上中天。一个俊朗的中年人站在画卦台上,面前摆着一个供桌,上边摆着月饼果品,显然是要祭月了!从画卦台的庙宇中匆匆跑出一个家仆打扮的人来,对那拜月的中年男子道:“老爷,夫人要生了!”那中年男子也不回头,道了声:“知道了!”便向那一轮明月跪拜下去!三拜九叩之后,方才起身,对身后那人道:“阿福,回去!”

画卦台上的庙里供的不是菩萨佛祖,也不是三清天帝,乃是伏羲老祖,陪供的是女娲娘娘。这庙中本来是不留人住宿的,但是这个老爷却是拒绝不得,因为这座庙刚接了这个老爷十万两白银!这位老爷姓易,名大有,乃是一代易学大家,家资颇丰,为了躲避仇家由山西并州一路至此,其夫人却不能再前行了,因为他的夫人就要生了!今夜是八月十五,易老爷在此祭月,祈求母子平安!

庙中一间厢房中传来了一声嘹亮的婴儿的啼哭,从里边乐呵呵的跑出一个婆子,向易大有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个公子,母子平安!”易大有心情大好:“好、好、好,阿福听着,稳婆赏银百两,其余人等赏银五十,去办吧!”阿福躬身道:“是,老爷!”

阿福刚刚退下,易老爷突然不笑了,脸色一沉,一抖手,手上便多了一个罗盘,那罗盘见风就涨转眼已经向一个桌子那么大了,易大有脚踏那桌面大的罗盘直向东方的天空飞去了!在距离画卦台不到五里的地方,易大有截住了三道剑光,那三道剑光上立着三个道人,皆是四十左右年纪,其中两个穿青色道袍的人长得一模一样分别叫做李龙、李虎,乃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在这对兄弟的中间站着一个身着白袍的道人名叫贺宇,乃是这两人的大师兄。这三人也是大大的有名,号称东岳三杰,乃是泰山石门的中流砥柱。易大有对上三人,在空中抱拳道:“不知东岳三杰星夜到此有何贵干?”李龙脾气最是暴躁,大喝一声:“易大有,休要装蒜,我兄弟乃是为师傅讨债而来!”易大有道:“这倒奇了?不知道我欠了令师什么债?还请三位道友言明!”李虎道:“好贼人,你谋害了某家师傅,还想不认账吗?你腰间的泰山王侯佩从何而来?”易大有道:“各位道友,请听我解释!”那贺宇却道:“休要与他废话,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罢御剑向前斩去!

易大有一动不动,眼见那剑光就要斩到颈前,易大有脚下的罗盘艮卦一亮,一座山岳飞出,便将那剑光磕到一边。贺宇动手的时候,李龙、李虎自然也没有闲着,两人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向易大有攻到,易大有脚下的泽卦一亮,易大有站立的地方变成了水纹状的虚空,两道剑光斩过,那水纹抖了一抖,又显现出易大有的行迹,竟然是毫发无伤!

贺宇大喝一声:“二位师弟,三才剑阵,逼他到湖上去!”李龙、李虎同声应到:“好!”三人三才阵位一站,三剑齐攻,仿佛有千百道剑光向着易大有绞去!易大有知道三才剑阵的威力,不敢托大硬接,只得向湖面上落去!就在易大有落水的瞬间,坎卦突然一亮,易大有便消失了!只听李龙道:“跑不了他,他定是往画卦台去了!”

在画卦台伏羲庙前的空地上一个样貌只有二十多岁美妇和阿福正与五个黑衣人战在一起,这美妇名叫柳绿衣,乃是上清茅山绿字辈的一名弟子,也是位有名的女侠,三年前与易大有结为道侣后便不怎么出手了,她手中的剑名唤“清泓”乃是一柄名剑,也是当年上清茅山给她的陪嫁!阿福手中却是一杆丈二长枪,那长枪在阿福手中犹如一条游龙,好生厉害!柳绿衣的的动作就比较温柔了,到不是因为她刚刚生过孩子身体虚若,而是因为她手中还抱着孩子!就是这样,柳绿衣与阿福以二敌五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这五人的修为当然不能和东岳三杰比了!但是缠着柳绿衣和阿福还是没有问题的!七人斗了不到二十招,突然天上掉下一个罗盘,向着一个黑衣人砸去,那黑衣人展开御剑之术迎上那罗盘便要硬接一记,忽然从空中穿来一声大喝:“不可!”但是已经晚了,那剑与罗盘相交,“呛”的一声,那黑衣人的剑便断了,然后罗盘去势不停,直接将那黑衣人拍死当场!就这一乱的功夫,柳绿衣和阿福便各自斩杀一人。五个黑衣人一瞬间就折了三个,那两人慌忙向后退去,柳绿衣和阿福正要追击,易大有凭空出现在二人面前,拦下二人,向天上叫道:“天上是哪位道友,可否现身一见?”

从天上落下三条身影,却不是刚才出声的那人,而是东岳三杰,李龙刚一落地就持剑攻上,大喝道:“易大有,哪里走?”贺宇和李虎也双双向易大有攻来。阿福见状,手持丈二长枪迎上李虎,两人斗在了一起,柳绿衣刚想上去帮忙,剩下的那两个黑衣人却又攻了过来,缠住了柳绿衣。

易大有现在心中十分焦急,因为他在刚才赶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天上还有高手藏匿,这就说明,天上的人修为并不在他之下,现在东岳三杰也不好对付,天上还有一个未知的高手,需要尽快想出脱身之计了。就在交手的功夫,易大有冲东岳三杰道:“三位道友,易某现在有仇敌在此,等料理了仇敌,一定给三位一个解释,如何?”东岳三杰自然也知道天上有高人在虎视眈眈的看着这片战场,但是他们并不担心,因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么!所以,贺宇回应道:“易大有,你当我兄弟是傻子不成?他们是找你寻仇?难道我兄弟是与你攀亲来的么?”东岳三杰自然不傻,等易大有料理了这些黑衣人,鬼知道还能不能困的住他。

交战双方又斗了不到百招,柳绿衣最先坚持不住了,到底是产后体弱,招式已经有些凌乱了。易大有和阿福当然看出来了,刚要向柳绿衣靠拢以便能够及时援助,就在这时,天上突然出现两柄飞剑,都向柳绿衣攻去,眼看柳绿衣就要丧命,易大有和阿福不得以放弃防御,出手救援柳绿衣,各自挡下一柄飞剑。柳绿衣是毫发无伤,可是易大有和阿福却每人受了一剑。

易大有的修为比贺宇和李龙都高些,只是左臂被刺了一剑。阿福的修为本来就不如李虎,若是一味缠斗还能支持,此时一个漏招便被李虎刺穿肺叶,眼见是不能活了。阿福却也有些手段,就在李虎刺中他的时候,回手一枪,用枪柄去捣李虎的丹田,李虎刚要后退,背上却被刚才被阿福挡下的飞剑拍了一记,没有退开,被阿福结结实实的捣在了丹田之上,一身修为就此废了!贺宇和李龙只看见阿福毁了李虎的丹田,却没有看见背后偷袭李虎的飞剑,心中大恨易大有,犹如发疯般的向易大有攻来。

易大有知道今天难以善了,不由心灰意冷,看了看柳绿衣怀中的婴儿,下了决心,将罗盘高高抛起,大喝一声:“八卦阴阳变!”贺宇与李龙心中大骇,易大有何时练成八卦阴阳变了?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易大有、柳绿衣与她怀中的小孩都已经不见了,地上一个破破烂烂的罗盘还在地上打着转儿。

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八卦阴阳变,至少是不完全的八卦阴阳变,八卦阴阳变可以毁灭攻击范围内的所有东西,就是天仙下凡也不能幸免,可以说是世间之法的最高代表之一。以易大有现在的修为,当然使不出这样高明的法术,但用八卦阴阳变来施展乾坤挪移之术还是可以的,就算是这样,易大有的一身修为至少也要废去一半!

百里之外的一处无名山谷,谷底还有哗哗流水的声音,易家三口就在水边突兀的出现了,然后就见易大有一口一口的吐血!柳绿衣赶忙上前扶住易大有,柔声道:“夫君,不要紧吧?”易大有咧开嘴笑着道:“没事,还死不了!”“你就快死了!”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易家三口面前!柳绿衣抢上一步,挡在夫君面前,拽出剑来,指着那黑影,斥道:“谁?”易大有很艰难的走上一步,将妻儿护在身后,道:“你来了?”柳绿衣不由得一阵错愕,易大有认识这个人?来人一身黑袍,模模糊糊的也看不分明,必然是施展了什么法术。

那人道:“是的,难道我不该来么?”

易大有道:“不,你该来,十年前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只是我没想到会是现在!”

柳绿衣憋不住了,不由的插言道:“夫君,他是谁?”

易大有回过头温柔的看了妻子一眼道:“娘子,你不需要知道!”

柳绿衣还想说什么,就听那人狂笑道:“哈哈哈哈哈……易大有,你别白日做梦了!你以为你不告诉她我是谁我就会放过你的妻儿么?不!我不会放过他们的,好让你们一家在阴曹地府也能团聚!”

易大有道:“你变了,你已经入魔了!”

那人道:“入魔?哈哈,易大有,你还是那么幼稚!什么是魔?你告诉我什么是魔?”

柳绿衣道:“夫君,不必和他废话了,大不了我们一家三口共赴黄泉!我不会离开你的!”

“娘子,放心,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然后易大有又转向那人道:“看来你真的是不可救药了,本来我是不该还手的,但是为了妻儿,我也只能放手一搏了!”

那人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讲这么多话吗?不是因为想和你叙旧,只是因为我要看看你在临死之前会不会撕下这一副伪善的嘴脸!现在我看到了!”

易大有没有回话,突然抬起双掌向那黑衣人攻去,同时大喊一声:“娘子,走!”对于易大有的暴起发难,那人似乎早有准备,轻飘飘的就接了下来,抬脚就将易大有踹了出去。易大有的话还没有喊完,人已经倒飞出去了!柳绿衣一代侠女,身手不弱,就在易大有飞出去的时候,将手中的孩子向后一抛,挺身纵剑向那人攻去!

易大有接住柳绿衣丢过来的孩子的时候,飞出去足有十丈,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震荡,今日就是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易大有看了看在远处和人拼命的妻子,又看了看怀中的儿子,咬了咬呀,从脖子上解下一个刻着八卦阴阳鱼的玉吊坠挂在孩子脖子上,又从怀里摸出一颗珠子塞到孩子怀里,然后撕下衣角,咬破手指,写下“易谦翔”三个字,将衣角也塞到孩子的襁褓中,便一把将孩子丢到水里去了,心中默念道:“儿子,爹爹对不住你!”那孩子落到水里竟然没有沉底,顺着流水就飘飘荡荡的走了!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做完之后,柳绿衣和那人才斗了三招,易大有大喝一声:“娘子,拼了!”便调动全身的功力向那人攻去!易大有做的一切,那人看到了,柳绿衣也看到了。柳绿衣也知道这是当下最好的办法了,这黑袍人的修为很高,能给儿子换取一丝活命的机会,也算值了!

那人当然也知道易大有是为了给儿子争取活命的机会,招式突然狠厉了十倍,想速速解决了这对夫妻去追那个孩子,可是易大有拼起命来,实在难缠的紧,虽然他已经没有了法器罗盘,虽然他只剩下了半身修为!何况柳绿衣也不是吃干饭的,一代侠女也不是白给的,再加上儿子已经托付给了流水,心中少了羁绊,却多了必死的决心,修为竟然暴涨,也许这就是母亲的力量吧!

三人一直斗到天明,易大有夫妇已经先后战死,那人也是遍体鳞伤,那人将易大有夫妇的尸体用了个法诀焚毁了,便化作一股青烟向下游去了!

延伸阅读

洪荒:我是剑道之祖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frxcl.cn/g09n.shtml
正在子龙吃猪肉的空档那肉铺店里小二已经跑了出来,他看到石盘被移开后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异世仙侠奇旅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frxcl.cn/nqgv.shtml
“都记录好了吗?”文成转头看向武涛,只不过目光中多了一抹决然之色。武涛点头,他年幼,

剑血:越无锋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xcl.cn/xrsx.shtml
洛汐低吼,试图拿掉她手里的两瓶啤酒。可是夏应的力气很大,她死死地将手中的酒瓶抱在怀里

逆行者们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xcl.cn/p2mw.shtml
就在罗伯森担心,这群野兽会不受控制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些野兽,竟然如同人类的军队一般,

超级兵王之特殊使命213惨案 (求收藏)  http://www.frxcl.cn/pk7t.shtml
2月14日凌晨1点多钟,汪一博回到了案发现场。此刻,长丰支队的技术科、法医科都已经收

神魔淬炼场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frxcl.cn/gwzt.shtml
姜萝乱七八糟做了一通广播体操后回教室,中途在人群中被刮眉刀刮破了短袖,后背露出一大块

大暗涌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frxcl.cn/yuh9.shtml
秦语灵在来H市的第二天就开始发烧,也不知道是不是长途跋涉的缘故。看着她那难受的样子,

带着火影游漫威星落大陆  http://www.frxcl.cn/bnlw.shtml
两颗太阳星逐渐躲藏在了远山背后,残余的光辉将东方天际线上涂染了一抹红,五颜六色的星辰

(重生)我真不是大魔头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frxcl.cn/s820.shtml
“对了,冥儿,你刚才要说什么啊?”慕白突然想到白冥儿之前好像要对自己说什么,便问道“

一人之下之绝世处长渐现不凡  http://www.frxcl.cn/dghq.shtml
张玉钧不知道他仅凭着前世十几年的研究就开始修炼易经洗髓经是多么胆大的一件事,也不知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橘猫睡在花台上第7章在线阅读

    七、绿己悠然“归正”(上)“大家!我们出发!”刚刚起来,绿己悠然就通过视频告知所有暗教会教主。“是!”周芮格外精神。“是!!!”欧阳清柠精神百倍。看来两位新暗教主都做好准备了呢!【5分钟后,暗教会大门口】“哈哈哈!我们走吧!”绿己悠然哈哈大笑。“Go!!!!”【50分钟后,圣教会大门口,旁的草丛】“

  • 长情缺了个告白云香木林

    徐严感叹道:“没想到你小子一开窍,记性也变地这么好了,这套奔雷剑怕是两天便能学会了。”赵御谦虚道:“多谢教习夸赞,应是我先前练过还有些印象的缘故。”徐严点头,这也是他的想法。早在半年前,他就开始教授奔雷剑了,如今场上这些少年也都记全了招式,赵御能这么快就记住,应是潜移默化的缘故。徐严笑道:“等你将招

  • 九月花满庭第8章在线阅读

    薛祁自然不清楚叶琅心中究竟在想着些什么。他用一块干净的手帕捂住鼻子,走进屋内。叶琅将顾长珏扶起,打算用勺子将药汤一口一口喂入他的口中。他从未给过昏迷的病人喂过药,原本的身体虽说病弱,但也不是幸运还是不幸,那么病弱的身子,居然从未昏迷,所以如今喂药这份差事,导致他想起来的简单,做起来却难。叶琅没想到,

  • 七杀春分在线阅读第8章

    柳双走了不远,进了一家门面很不起眼的旅馆。旅馆的前台很寒酸,老板无精打采地坐在里面打着瞌睡。柳双进去敲了敲前台的桌子,老板一震,醒了过来。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柳双。“老板,我要住宿。”“住店啊,你一个人?”老板歪着头问。“是的。一个人,要最便宜的房间。”柳双很清楚地回答。老板一听她准备要最便宜

  • 虚拟人生之三界在线阅读防御系统现身

    “还有一件事……相向两位请教”王凯林有点不好意思开口。“什么事”宋俊问道。实王凯林今天来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昨天飞机降落的事情。“想必昨天航班的事情,两位也都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不知道你们……”他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昨天晚上他没有和那帮同学在一起,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忘了这件事。昨天下了飞机之

  • 金庸绝学独霸西游之Dr.艾龙

    空气中,一股沉重的气息不断地蔓延,夏雨紧锁眉头的望着那片空地,地面的血迹尤为显眼。“我想我知道点什么了。”我眼神中充满了回忆的说到,地面鲜红的血迹似乎诉说着什么。夏雨似乎非常相信我说的话,一声不吭地拔出了被小凡剑气震入地面的符文之剑,转身看向我。“这件事,你怎么看。”我准备全盘托出我的身份和目的,这

  • 超神学院之二郎神君在线阅读第四节

    牧府后院,这里遍地都是花草,只留出几条空地的走廊,而唯一没有花草的地方,便是院子中心,那里有着一个石桌,被周围的花草海洋包围着。这里是牧锋用来散心的地方,毕竟牧锋有时候压力很大,便要来这里放松一下心情。而石桌中,有着五道身影正围腰而坐,一男一女,一老二幼,正是牧锋等人。其中牧锋先开口道:“大伯,你这

  • 女权世界的小学生第1章在线阅读

    叶葭葭提着两瓶自制的酱油进了福元路的老街。她穿了条蓝色牛仔裤、上身一件军绿色的外套,柔顺的黑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她走的慢慢悠悠的,脸上还带着一股惬意,抬头看了眼西落的太阳,享受地闭了闭眼,任由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她脂粉未施的柔白脸庞上。光看脸庞,叶葭葭像是刚成年,其实不然,这姑娘已经大学毕业了。耳边都是

  • 我男朋友是学霸在线阅读第3章

    “我,怀孕了。”此言一出,15岁的纲吉就像一只被烫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从位子上蹦了起来,崩溃地喊道:“怎么可能?!”视频中的自己笑了笑,“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怎么可能?虽然我自己也不是很想相信,但是既然穿越时空都发生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崩溃的兔子恍恍惚惚地重新坐下,棕色的大眼睛里满是惶恐,心道:他

  • 重生之金钻演艺在线阅读第1节

    北海市,一处老式居民小区。“呼,终于到家了!”苏白打工回家,已经是夜里九点钟,他拖着疲惫的身子,独自走在漆黑的楼道内,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一般。回到家后,苏白二话不说就在床上摆了一个‘大’字。他抬头望着天花板,两眼发直,不由得回想起这一个月来,肖楚对他一天天冷淡下来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