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火影:我变成了宇智波大小姐在线阅读吃醋的男人

作者:迷茫的胖哥 来源:飞卢小说网

乔然进宿舍的时候,大家都在忙。

白雪翘着二郎腿打电话,高雯龇牙咧嘴的挤痘痘,杜薇薇在阳台上晾衣服。

“小乔,你回来啦。”

听到动静,三人齐刷刷的看过来,只有杜薇薇开口打招呼,剩下俩人瞥了她一眼就继续自己的事了。

“嗯!”她关上门往里走,刚走到座位跟前就听见薇薇问:“你今天干嘛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乔然心里迟疑片刻,拉开椅子坐下去,眸色淡然的看着阳台上的人,“没什么,一个老乡请客,一起吃了顿火锅,唱了会儿歌。”

杜薇薇不知是心大还是故意,站在光线不足的阳台上,笑着问她:“那个老乡不会是张铭吧?”

乔然眉心动了动,忽略身后那道怨毒的目光,淡定的笑了笑,“你咋知道的?”

不就是想搞事嘛,来呀,谁怕谁!

杜薇薇倒是没想到她会承认的这么快,笑容肉眼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别扭的说:“我们看见他发的朋友圈了。”

乔然哦的了一声,拿出手机给张铭发消息:

麻烦你下次发朋友圈之前,先把我室友屏蔽了,OK?

消息发完,她给手机充上电,脱了羽绒服外套去洗漱。

关上卫生间的门,看着镜子里愁容满面的自己,疲惫的叹了口气。

要不然,明年申请转专业吧?转到别的学院,应该就能换宿舍了。

老实说,她不介意白雪和杜薇薇撕逼斗殴,也不在乎高雯背地里编排自己,就是单纯厌恶这种勾心斗角的气氛。

这么一对比,高中真是太幸福了,像只勤劳的小蜜蜂每天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用想,心情不好有闺蜜陪着,压力太大有哥哥出气……

等等,闺蜜?哥哥?

叶筱那死女人昨晚是不是说要找乔斌告密?

想到这,乔然加快了速度,洗漱完匆匆回到座位上,抱着一丝幻想打开微信,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十几条死亡威胁,七八条被取消的语音通话,全都来自她的双胞胎哥哥乔斌。

这时候回消息只有死路一条。

她纠结再三,还是发了一条过去:

哥,生日快乐!么么哒^3^。

然后,不给乔斌反应的时间,直接拉黑!

呼~

她心虚的拍了拍胸口,刚准备放下手机,屏幕上跳出一条好友申请。

没有备注,英文名字,爸妈同款的风景画头像。

在排除了附近的同学,卖保险的,搞传销的,撩骚的油腻大叔等一系列可能后,她认定这是乔斌的小号。

拉黑!果断拉黑!

为了以绝后患,乔然干脆关了机,爬上床拉好帘子,换了衣服准备睡觉。

躺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了睡意,却被隔壁床的杜薇薇的惊呼吓得浑身一抖。

“操!刚接到通知,明天晚上七点钟查宿舍。”

“什么?”,“你说啥?”高雯和白雪一前一后的表达了自己的诧异和茫然。

乔然拍拍被吓到的小心脏,郁闷的嘟囔:“学生会这帮人是不是有毛病?没事干就查宿舍,吃饱了撑的。”

显然大家都很讨厌查宿舍,就连对她恨之入骨的高雯,这次也站在她这边。

“妈的,一群疯子,闲得蛋疼!”

白雪也跟着附和,“查宿就查宿吧,屁事儿还多的很,非要我们撩帘子。尼玛,知不知道老娘挂个床帘要花多久!”

各自为政、互相为敌的305宿舍,难得和谐了一次,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杜薇薇看着群消息,忍不住给义愤填膺的三个人泼了一盆冷水。

“这次查宿的是分团委,不是学生会。让我们提前打扫卫生,不准用帘子遮住床,就连柜子也要打开。”

“啊……”乔然挣扎着坐起来,一把摘掉眼罩,撩起帘子探出脑袋,“你没骗我吧?柜子也要打开?”

杜薇薇苦大仇深的摇头,“说是怕我们私藏违规电器,柜子全都要打开。”

乔然翻了个白眼,想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

“你们先别激动,这真的是事出有因。前几年学校查的不严,好多人把东西藏在床上,用帘子遮起来,背着老师偷偷的用,结果着了火差点闹出人命。”

作为团支书,杜薇薇的思想觉悟要比其他人高那么一丢丢,所以她从来不在宿舍用违规电器。

但是,她拦不住别人用。

财大气粗的白雪扫了眼桌上的违禁品,冷笑一声:“呵,无所谓,她收了我再买新的,反正也不贵。”

话音未落,杜薇薇又给她泼了盆冷水,“通知说:如果发现使用或者私藏违规电器,不仅东西全部没收,还要写两千字的检讨给班主任,而且会登上宿舍楼门口的光荣榜。”

“操!”白雪心态炸了,一脚踹在桌子上,“妈的,这群人有病吧!”

杜薇薇无辜的撇撇嘴,“你们仨赶紧想办法吧,东西是扔掉还是藏起来,抓紧时间想。”

乔然皱了皱眉,“我那个锅挺大的,不好藏啊,而且二百多块钱呢,舍不得扔啊。”

杜薇薇:“你不说要把那锅寄回家吗?还没寄走啊?”

乔然摇头,“还没。”

双十一为了凑单买了个锅,买的时候没注意看,拿到手了才知道宿舍用不了。

冒险试过一次,导致整层楼集体跳闸,之后就一直放在角落吃灰。

杜薇薇:“那你明天上午去寄了?”

想着千里之外的快递站,乔然摇摇头:“我还是先藏起来吧,等下次去领快递的时候,顺便带过去。”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一个多月了。”杜薇薇摇摇头,把脑袋缩回帘子里。

乔然叹了口气,也缩回脑袋,躺在床上叹气。

啊啊啊啊啊,到底是哪个神经病想出来检查柜子的啊!

——

“阿嚏!”

一个猝不及防的喷嚏,打断了宋珩的思绪,抽了张纸捂住鼻子,看着才写了一半的论文,想想还是保存文件关了机。

退出DOTA**界面的韩越摘掉耳机,余光看见手机亮着,点开一看傻掉了。

“老宋,你们分团委明天要查宿舍?太突然了吧,这事不是归我们护校队管吗?”

“我刚才问你,你说让我安排。”宋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韩越还是黑人问号脸,“啥?有这回事吗?”

十分钟前

连发了三条好友申请却没得到任何回应的宋珩,看了看手里的身份证,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

扫了眼沉迷**无法自拔的室友们,偏头喊了一声韩越。

忙着玩**的韩越头也没抬,随口应了一声:“怎么了?”

宋珩怕他听不清,故意拔高了声音,“你们护校队是不是好久没查宿了?”

韩越:“我不知道,你问这个干嘛?”

宋珩:“我们分团委明天想查宿。”

韩越:“你想查就查呗,跟我说干……我操,老赵!左边左边,快点砍他……”

看着已经杀红眼的仨人,宋珩摇摇头打开工作群分配任务:

明晚七点查宿,自律部通知一下各班班长,组织部通知一下各班团支书。

神隐的副书记突然在群里冒泡,并亲自下发任务,这让群里的人集体鸡血上头,打气十二万分的精神想好好表现一下。

老大说查宿,肯定是他发现有人在用违规电器,我们这些当小弟的,即使是把宿舍楼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王八蛋揪出来。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被热血冲昏头脑的学生干部,过度解析了宋珩的意思,把一个简单的查宿,弄得风雨欲来风满楼。

就连韩越都觉得这些人疯了,“你们分团委这是想干嘛?又是检讨又是大字报,不怕被人问候全家老小啊?”

宋珩吹了吹杯子里的热水,淡淡的说:“是几个部长商量的,跟我没关系,学生会那边也同意了。”

“嘁——跟你讲没关系?整个分团委为你马首是瞻,你跟我说跟你没关系。哼,虚伪!”韩越摇摇头放下手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全靠同行衬托啊,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骂我们护校队六亲不认了。”

宋珩看着一直冒烟的杯口,无奈的放下杯子,弯腰从柜子里拿了瓶矿泉水出来,拧开瓶子忽然想到一件事:

如果乔然使用违规电器,他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就她那蛮不讲理的性格,怕是会恨他一辈子。

唉,早知道刚才该劝着他们,现在消息全都传达到各班了,不可能收得回来。

这可怎么办?

——

乔然周六起了个大早,洗衣服,打扫卫生,整理柜子……转来转去的忙活了一上午,总算是把锅藏起来了。

宿舍门是往里开的,她的床在进门左手边,床下的立柜和墙之间有半米宽的空余,平时她领了快递来不及拆都会顺手扔在这,因为只要一开门这里就会被门挡住,堪称天然的视觉盲区。

她把空位收拾干净,把大家的违规电器贴墙码放好,再将众人的行李箱叠起来挡在那堆东西前面,几乎挡的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到。

“好啦,他们要是这样还能找见东西,那我只能说是咱们倒霉,遇到神经病。”乔然叉着腰长吁一口气。

白雪在行李箱跟前绕了两圈,满意的点点头,“小乔你厉害啊,真的全藏起来了,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有东西。”

乔然笑了笑,心说:你当我这么多年的俄罗斯方块是白玩的啊!

“好了,这一块不能动了。晚上都也别往这看,我就不信他们真敢动手搜东西。”

作为一个从小在老妈眼皮子底下藏私房钱、藏漫画书、藏零食的四有青年,乔然太懂那些来检查的人的心情了,为了保住最想保住的,必须舍弃一些不那么重要的。

“阳台可以乱一点,给他们一个开口指点江山的机会,等他们显摆完自己的特权,就会自己离开。”

不得不说,乔然把这些人的心理活动拿捏的刚刚好,但是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人群里混着宋珩这个妖孽。

晚上查宿的时候,她正在和乔斌视频聊天,手机那头的大乔对她当年踩坏高达还嫁祸给叶筱的行为十分不满,指着她的鼻子训了半天。

乔然戴着耳机坐在椅子上,毕恭毕敬的听着,不敢插嘴,更不敢还嘴,好不容易等大乔讲的口干舌燥四处找水喝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咚咚咚!

“你好,打扰一下,分团委查宿。”虚掩的宿舍门被推开,门外密密麻麻站了一群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宿舍集体欠高利贷了呢。

乔然没心情应付他们,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继续找哥哥撒娇,“我们食堂的饭超难吃,等我回去了,你能不能请我吃一个星期的火锅?”

乔斌:“你要脸不要?一个星期,你怎么不……”

“学长!你怎么来了!”杜薇薇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欣喜若狂的看着门外的男人。

乔然偏头看了她一眼,心想:完了完了,又开始犯花痴了。

“跟他们一起来查宿。”宋珩淡然的站在门口,扫了眼屋内的情况,发现没有自己想找的人,便打消了进屋的念头。

被美色冲昏头脑的杜薇薇没发现他眼中的陌生和疏离,笑着邀请他进屋,“学长查宿辛苦了,进来坐会儿喝杯茶吧。”

乔然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把鬼子领进村的’骚操作,整个人都傻掉了。

乔斌见她拧巴着眉眼,以为出了什么事,在手机那头喊:“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我没事。”乔然收回思绪,冲哥哥摇头笑了笑,“没事,查宿的来了,咱们继续,不用管他们。”

听到她的声音,去意已决的宋珩生生停下了离开的脚步,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身穿粉色毛绒小马甲,戴着耳机跟人视频,有一搭没一搭用毛巾擦头发的人。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她在灯火阑珊处。

进了宿舍,一抬头就看见乔然床上那排上吊的娃娃,七八个大小不一、颜色和样式也都各不相同的玩偶,被一根白色的尼龙绳套着脖子吊在半空中,画风真是诡异的紧。

杜薇薇见他盯着那群吊死鬼看,生怕他误会那是自己的东西,走到乔然身后,一巴掌拍在她肩上,语重心长的diss她的审美。

“你看你,我都说了不能那样挂,不仅难看还吓人,你非不听劝,硬要把它们吊……”

乔然被她吓了一跳,猛地抬头,看见一张意料之外的脸。

怎么又双叒叕是你!

大哥你阴魂不散是不是?

看着满脸错愕的乔然,宋珩不耐烦的瞥了眼叽叽喳喳的杜薇薇,“我们是来查违规电器的,怎么装饰宿舍是她的自由,我们管不着。”

言下之意:你也没资格管。

杜薇薇没发现他话里有话,又变着法的夸他,“学长真是太宽容大度了,真不愧是咱们工大的……”

回过神来的乔然翻了个白眼,拨开她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收回视线继续跟哥哥聊天。

“咱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火锅是不是。我跟你讲,我这学期一分钱都没存上,放假回去你要是不请我吃几顿好的,我咬死你!”

看着奶凶奶凶的乔然,再看看手机上的男人,宋珩心里的笑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

呵,原来已经有男朋友了。

你怎么不早说?

他抿着薄唇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吓得杜薇薇都不敢再靠近了。

环顾四周宋珩发现了一点端倪,指着乔然旁边那堆叠放整齐的行李箱说:“这里面装了什么?”

“是……”心虚的杜薇薇慌了神,差点就主动交代了,幸好乔然反应快,及时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学长,行李箱你都不认识?”

“我问的是行李箱后面的东西。”他看着那堆箱子,表情严肃极了。

乔然翻了个白眼站起来,不耐烦的皱着眉,“箱子后面是墙。”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旁边的杜薇薇看着似乎都想用眼神杀死彼此的俩人,心里慌得一批,害怕东西被搜出来,更怕乔然一激动冲上去打宋珩。

想到乔然暴走的样子,她的肋骨又开始痛了。

上个月她和白雪在宿舍打架,影响了乔然午休,被起床气发作的她摁在地上爆锤了一顿,她俩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不说,看热闹的高雯也被堵在墙角打了一顿。

从那天起,大家明白了一个道理:别随便招惹那些看似佛系的人。

毕竟,斗战胜佛也他妈|的是佛。

原本在阳台吹毛求疵的人,听到这边的动静,全都看了过来,有人扯着嗓子问:“老大,没事吧?找到东西了吗?”

还有人直接撇下白雪和高雯,抱着本子往这边走,哒哒哒的脚步声像极了死神在敲门,听得杜薇薇头皮发麻。

宋珩看着打算眼神撕了自己的乔然,喉结上下滑动,不慌不忙的开了口。

延伸阅读

玄幻之我乃焱帝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bocaa.cn/j4m.shtml
假如生命是被唤醒的,那么,唤醒它的肯定是好奇心。犄角山后山不知道多久都没有人涉足了,

魔王总是在精分之第十章(10)  http://www.bocaa.cn/x30g.shtml
两个人在灵山派就这么住下了。又过了两天,其他门派也路陆续徐抵达灵山派,这些都是要进入

综漫:我的姐姐是凯尔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ocaa.cn/d2os.shtml
C城的夜晚,似乎永远没有安静的时候。苍穹之下,这座不夜城,是所有人的狂欢之地。与C城

我的地府城系统五年前  http://www.bocaa.cn/po1s.shtml
库库鲁“安安,你在地球等着,看我去花仙国杀出一条道!”夏安安“不行!我也要去!”库库

电工小王是我私生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bocaa.cn/dd6y.shtml
今天晚上八点,在市大剧院有一场钢琴独奏音乐会,演奏嘉宾是世界知名的钢琴家娄玉清。我和

我究竟是不是主角第二章  http://www.bocaa.cn/bwkf.shtml
一觉醒来,已是天光大亮。躺在床上缓了半天神,我还是觉得甚是疲惫,回想起昨晚的一片慌乱

向往的生活:赶尸驿站!在线阅读天下第一剑(2)  http://www.bocaa.cn/gtxl.shtml
江湖,这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词,光听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臆想到无数恩怨情仇、刀光剑影

全修真界都等我出新品之一路掏肛,走向辉煌(5)  http://www.bocaa.cn/6dvr.shtml
行进途中,林宇遇到了一个手持长剑的男子,见到男子的那一刻,林宇就像是看到钱了一般,立

犬夜叉:神级选择系统之比武大会  http://www.bocaa.cn/uhge.shtml
霖波,隆阴,蒙利三国国王争执不休,彼此看不顺眼,似乎有越闹越大的趋势。小国贺西的首相

冠位人偶师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bocaa.cn/afrh.shtml
军训结束了,大家开始了正常的大学生活,同学间慢慢都变的熟络起来,宿舍与宿舍之间也经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阳双生在线阅读第10章

    由于店内生意走上正轨每天王雨都会去仓库修炼几小时,看着仓库堆积玉,王雨从来没这么幸福过。但今天小胖却来到店里目瞪口呆看着进进出出人群,觉得生活在环境中,用肥胖手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不是幻觉。什么时候奢侈品店也成菜市场了,感觉颠覆人生观。看着从里面出来儿子,王京觉得自己生了个财神。*钱乱丢赢了几十万,不懂

  • 穿越异世做美食主播在线阅读第10节

    “你的人?”男人像听到了什么笑话,金边银框的棕色瞳孔泛起层层嘲讽的笑意。在少年一脸抗拒和恐惧之下,硬生生扣住了他的光滑细腻的下巴,在赤司征十郎说话之前,用力吻了上去。他不断挣扎着,却被牢牢禁锢。少年瘦弱的身体险险地被搂进一个牢固的怀抱,他用力偏开脑袋,男人的湿热气息吐呐在他的白皙的脖间,他只感觉到恶

  • 签到从1.6亿农场主开始在线阅读第八章

    “在一起?”“他们……他们好像是断袖!”男人剑眉深潋:“断袖?”“千算万算怎么会算到他们是断袖,那个仵作会替七爷作证!”男人眸色暗沉:“给我查,我要这名仵作的全部过往明细!”贵平府衙内后堂。师爷段明在滔滔不绝。“这个案子错综复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这可怎么好呀,要不然咱们一起出逃吧!”“额……额……

  • 综漫之毒奶粉剑魂之第七章

    容话闻言,心中生出一种慕别在对他耍流氓的错觉。但一抬眼又看见对方神情温和无害,一点也不像在说荤话的样子,便迅速打散自己那点胡乱的想法,追问道:“比我大多少?”慕别视线似有若无的扫过容话的下身,说:“十公分?”容话语气里透出无法置信,“你鞋码这么大吗?”“哦,你问的是鞋码?”慕别唇角微扬,颊上的酒窝若

  • 我在驭灵界修仙我们都是神话

    “大叔,你真会吹牛,呵呵。”小MM看到方云继续的纠结,没有任何的怒意,反而却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小妹妹,哥真的没有吹牛,哥真的是个超级高手哦!”方云一脸认真的说道,咱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不加入神话工作室誓不罢休。“可是,涵姐真的跟我说过,只招收女玩家,不要男玩家。”小MM看到方云如此认真的模样,开

  • 直播黄河捞尸人在线阅读第一卷 沙中魅影 第七章 守沙的夜晚

    我想大家可能很多人还不清楚外八行是什么,这里说一下。所谓的外八行就是古代三百六十行之外的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的行列里面。有金点、乞丐、响马、贼偷、倒斗、走山、领火、采水,合称“五行三家”。金点为算命一行,响马为拦路抢劫一行,倒斗为盗墓一行,走山为骗术,领火为蛊术,采水为官妓。有这样的背景,古古怪怪

  • [综阴阳师]荒在线阅读第六章

    回小区的路上,张航买了半个西瓜,带给了吴刚,跟吴刚扯了几句有的没的,张航回到了宿舍。点了根烟,站在窗边,看着不远处被景观灯照的熠熠生辉的人工湖,张航握紧了拳头。如果不是几年前那场变故,自己可能并不会沦落到这样一个无依无靠身无长物的可怜境地。可是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自己也许就像这人工湖里的观赏鱼,一

  • 我家少爷他又开始作妖了之一起看流星雨

    李文杰对李雨心说:“大小姐,今晚夜色不错,可否赏脸去阳台上用善。”李雨心说:“小杰子,看你今天表现不错,本大小姐今晚赏脸与你在阳台用膳。”李文杰说“啧,大小姐请上抱。”李雨心“来了”。李文杰把李雨心抱到了阳台,慢慢的把李雨心放下。和李文杰自己又返回去端饭过来,顺便还拿了几瓶啤酒。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天。

  • 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在线阅读第1章

    “我就不学了!你能把我怎么着!”易问天冲着他的班主任胡道德,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吼,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没有人看到班主任的表情扭曲到了什么程度,大家只知道,易问天要倒霉了。这里可是省城升学率第一的高中——明名中学,还没有哪个人敢和班主任兼教务主任兼副校长胡道德这样说话,更何况胡

  • 诡案追踪2在线阅读第十节

    从深山老林出来、回到S市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大搓一顿火锅。他们回到S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李玫妩和林木星一到了机场立刻分开了,李玫妩的保姆车早就等在了外面,司机显然很了解李玫妩,直接一脚把他们送到了一个老火锅店门口。李玫妩兴奋地跳下了车,轻车熟路的进了包厢,果然,周哥早就等在里面了。这家老火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