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无爱徒刑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书了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沈梦飞随章惇夫妇,来到了大桂山脚最繁华的集镇灵泉铺。在这一带,除了临江的贺县县城贺街镇,就属灵泉铺为最繁华热闹的集镇。

章惇的父亲章语,破天荒的带了他远在庆远府的二娘跟弟弟、妹妹们回灵泉铺跟家人团聚。

如同所有的年轻气盛的少年一样,章惇面对着他要称之为二娘的女子,感到很尴尬。因为这个二娘也不过比她妻子张灵韵大上几岁。

沈梦飞可以感觉出,章惇与父亲及二娘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过得非常的郁闷。

当有一天,他俩的身影出现在贺街镇繁华的街道上时,沈梦飞发现,章惇已经改变了。

在歌姬院,沈梦飞遇见了一个叫做宋穗儿的女子。她美丽动人,身材丰满,成熟而沧桑。他喜欢这样的女人,可以让男人上天堂的穗儿,可以让男人下地狱的穗儿。

宋穗儿的歌唱得很好,沈梦飞喜欢听他唱当时很流行的青楼词。两人白天出去吃喝玩乐,夜里眠花宿柳。

和宋穗儿在做那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心里总是莫名其妙,总会想起张灵韵来。她的充满诱惑的身体,她的美丽的眼神。于是他的欲火便熊熊燃烧,他不需要任何的前戏,就已经很冲动很强硬。

他总是从后面,进入。他抱紧她,抓着她的双手,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终于可以挽救他绝望的,孤独的,可悲的,可怕的灵魂。他粗暴的动作,激发起宋穗儿的野性和春心,她大口的喘息,甚至忘我的叫出声来。他感觉很满足,一种彻底的征服的满足。他甚至变态地想着,身体下面的这个女人,正是他所爱,正是他所求。他甚至想,就这样,永远的和她在一起,过了一生。

然而,当急剧的快感渐渐平息的时候,他清醒过来。他知道,他想要的,全都不真实。他跪在床上,他跪着,脑袋里一片空白。疲倦而空虚,又如同从高处坠落般失重。

隔壁房里,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大呼小叫声。那是章惇在挥霍他多余的体力。章惇更象是猛兽,很坚强持久,往往可以折腾上半个时辰,才善罢甘休。跪着的沈梦飞倒在宋穗儿的身边,双眼无神地望着她。

宋穗儿说,“你有心事?”沈梦飞说,“你看得出来?你知道我?”

宋穗儿说,“你和我在一起,心里却想着别的女人。你把我当做她来折腾,我感觉出你的恨意。”

沈梦飞道,“哦,你还知道些什么?”

宋穗儿说,“没准你心里想着的那个女人,就是隔壁你的朋友的妻子。”

沈梦飞握紧了拳头,眼神里露出痛苦之色,“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为什么,我遇不到那样的人做妻子。为什么我要到这儿来,象畜生般的无耻。”

宋穗儿鄙夷地一笑,说,“大多数男人都这样,你也不必太自责。人啊,这辈子不容易,你总会遇见那个让你称心满意的女人的。只是现在,缘分还没到罢了。”

这天,天上下起了小雪。使,沈梦飞清醒,这还是初春时刻。他和章惇从外边回来。走进后院之际,他突然有了个很奇怪的想法。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不是在跟着章惇学坏。真是罪过啊。

他正在暗暗责备自己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院子里一个苍老的声音骂道,“这是人吃的么?这是猪食!”然后便听到盆碗落地的声音,接着一个伙计灰头土脸地从院门里走出来。他摇摇头,拔腿欲走。

沈梦飞的好奇心发作,便叫住那伙计,问道,“这院里住的是谁?”

伙计叹气道,“他说他是诸葛卧龙!我还是刘大耳呢。都穷得连衣服买不起,店钱都付不起了。居然还嫌饭菜不好吃,要不是看在他是老人的份上,我家老板早就将他撵到街上了。”

沈梦飞笑道,“诸葛卧龙?诸葛卧龙是谁?”

伙计没好气道,“诸葛卧龙可是我朝大大有名的人物,名气直追已经仙逝的刘伯温。可这人?鬼知道他是谁,我可没闲心管他。”

沈梦飞说,“好吧,你去备一桌上好的酒席,然后去将这位老先生请过来。记住了,是请过来。不可怠慢了他。”

伙计瞪大了眼睛道,“沈公子,别怪我不先提醒你。象这种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我见多了,你别真以为他是诸葛卧龙啊。”

沈梦飞说,“行,我给留个心眼就是了。你去准备宴席。”

老人被伙计扶进来,沈梦飞和章惇都吃了一惊。只见他头发胡子花白,身上穿着一件很旧的貂皮大衣,袖口很脏,前襟上已经露出一个很大的破洞。他一脸的风尘,一脸的疲惫,脸上留下了太多风霜侵蚀的痕迹。

老人一边用手捂着嘴,一边咳嗽。如果不是伙计在扶着他,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看到满桌的山珍海味,老人精神焕发。他也不客气,开怀畅饮,大快朵颐。

沈梦飞试探着问道,“老先生,你怎么称呼?”

老人突然发怒道,“臭小子,连你也不相信我是诸葛卧龙么?”

沈梦飞尴尬地笑笑,皱了皱眉头,然后不知所云道,“诸葛卧龙。”

沈梦飞让宋穗儿出来,给大家唱词。老人听着听着,眼睛湿润了,喃喃道,“原来大家没有忘记我,原来还有人在传唱我的词。”他的手颤抖着,很吃力地去抹眼里的泪水。“唉,我老了,再也写不出这样的艳词了。”

雪下了一个下午,渐渐变成了淅沥的小雨,大家一边听歌,一边听老人回忆他的一生,荒诞不经的一生。说到动情处,只见他苍白的脸色竟然涌上一丝潮红,有点回光返照的迹象。

“既生棣!何生卧龙!”老人将满满一口酒吞了下去,又呼的吐了出来。酒吐完的时候,吐出来的竟然是血!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年少轻狂的诸葛卧龙,并没有生错时代。在群星璀灿的时空,他无疑是最耀眼的那颗星星。

少年时代的朱棣,其实是喜欢诸葛卧龙词的。每次和下属们凑钱喝酒时,他都会饶有兴致地叫来歌女,专唱诸葛卧龙的词。可是,是什么使朱棣改变了对卧龙的态度,那只有朱棣自己最清楚了。

一天,诸葛卧龙的一首艳词刚写出来不久,皇帝也才听了一遍。他心满意足地来到后宫,听到妃嫔们也在唱卧龙词,他的脸色变了。心里竟然升起一股难言的滋味。从此他一改常态,开始反对诸葛卧龙了。他斥责诸葛卧龙不务正业,出入烟花柳巷,做淫歌艳曲,有伤儒雅!

十年一晃眼就过去了。朱棣心里觉得过意不去,便对当时的主考官龙嘉辉说,“今年的科举考试,凡是上了五十岁、每年都参加科考屡试不中的贡生,你就一概破格录取吧。”

于是诸葛卧龙被赐进士出身了,随后在各地担任一些低级职务。又过了几年,皇帝终于良心发现,把他留在身边了。想让他过几天好日子。

可是他不识抬举,一次喝醉了酒,故意写了一首词句与朱棣悼念其父太祖朱元璋的悼文相雷同的词。朱棣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将他的词随手扔在了地上。这首词和这个人,都没有什么用处了!

但奇怪的是,杀人如麻的朱棣,容不下方孝孺,容不下李景隆,独独忍受了这个诸葛卧龙。

江湖传闻,诸葛卧龙是本朝神人刘伯温的徒孙、神僧姚广孝的传人。朱棣最敬重和害怕的人是刘伯温、朱棣最信任和器重的人是姚广孝,诸葛卧龙更是大太监郑和的师弟。

因此,朱棣不想,也不敢加害诸葛卧龙。

诸葛卧龙继续在江湖中浪荡,流落到今天这步田地。“既生棣!何生卧龙!”的确有点道理。朱棣已经不在世,而诸葛卧龙还活着,还在奉旨填词。

“初始,天地化生万物,必先多闻无双,方可增长无量,须广目无边,则持国无敌。”喝得烂醉诸葛卧龙开始不着边际了。

章惇有点儿茫然不知所云,“前辈在说什么?请恕晚辈愚钝。”

“聪明也罢,愚钝也罢,不必勉强。你们谁给我10万贯棺材钱,我就教谁天下所有的武功。”

章惇眼睛一亮,“天下所有的武功里,我最想学的,当然是小李飞刀。”

诸葛卧龙白了他一眼,“不包括李祚庥的小李飞刀,陆临渊的灵犀指,跟楚念云的排山倒海掌。”

沈梦飞听他说到10万贯,想起自己损失的宝石正好值10万贯。他大受刺激,冷冷地道,“你抢钱啊?你给我10万贯,我教你学会我的空手入白刃。”

“空手入白刃?难道你与李祚庥、陆临渊、楚念云齐名么?”

“不信,你试试看?”沈梦飞将桌上的水果刀推到老人面前,“你随便砍过来,看刀是不是还在你手上?”

“我真砍了啊?”话音未落,他刷地便出一刀。章惇脸色一变,他根本看不清楚老人是怎么出刀的。可是令他更不可思议的是,刀已在沈梦飞手里。老人也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也罢,我困了,要休息了。”酒足饭饱的老人,拍拍肚子,打了个瞌欠。

章惇瞅着沈梦飞没留意他的空档,带着残剑,偷偷地溜进诸葛卧龙的房间,道,“老先生,我给你1000文,你随便教我一招,如何使剑。如果是西门俊玮的剑招,就更好了。”

“1000文想学剑神的剑招?你还是到外面凉快去吧。”老人看到他手中怪异的残剑,脸色凝重,“此剑何来?”

“沈公子送的。”

“沈公子又从何得来?”

“据他所云,此剑乃上古神铁,是盘古爷开天辟地时所留下。至于怎么流传到他手上,倒没仔细说明。”

“这个沈公子,当真有趣。他来历蹊跷,看来老朱家有麻烦了。”

“老朱家?哪个老朱家?”章惇突然明白过来,吐了吐舌头道,“当今世上,也只有你老先生敢这样直呼官家姓氏,也不怕杀头么?”

“哈哈,要杀头的话,朱棣在的时候,就该动手了。现在,都到他孙儿当政了,老朱家更没兴趣动我这把老骨头了。这样吧,钱拿来。”老人迫不及待地从章惇手里抢过一锭一两的纹银,然后说,“我教你一式苍穹第十三式。”

章惇大呼上当,“苍穹十三式,街上卖的书里就可以学到,才要一百文。”

“笨,我教的这招苍穹第十三式,与街上卖的书里说的不一样。书里是这样削出去的,我是这样的。你看仔细了,右手剑在空中快速一抛,剑身已经换了方向。然后腕下沉,转身,剑从对方兵器的空档处直直刺出去。记住了,一定要快。”

章惇跟着学了一会,惊奇道,“老先生真不愧为我朝卧龙。这招学精了,不知多少人要死我手里?”

老人闭上眼睛,冷冷道,“不要老是想着杀人。否则,被杀的就是你自己。”

夜静悄悄的,透过半掩着的轩窗,沈梦飞看到夜空中苍凉的半轮缺月。被子上、枕头上尚残存着宋穗儿的体香,她的人已经不在身旁。每一次的满足之后,便是说不出口的厌倦、疲惫和寂寞。

得到你的人,却得不到你的心,这是相对的吧。你从来没有付出过真心,谁又会对你真心?自私自利的人,是永远不会付出真心和真情的。甚至,他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的自私自利。

盘腿坐于床上,运行真气大约半个时辰,突然他听到隔壁传来的诸葛先生的叹息声,“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吟罢又是几声厚重的叹息。

沈梦飞心有所动,纵身离床,出了门,去敲诸葛先生的房门。房门悄然开了,屋内一灯如豆,诸葛先生颓然坐于桌前。桌上有樽,樽中有酒。诸葛先生苍老的脸上、眼角和嘴边,都湿漉漉的,不知道是酒是泪。

“以先生比大苏学士,如何?”沈梦飞意兴萧然,坐于诸葛先生跟前。

诸葛卧龙说,“他是他,我是我。”

“颓然其间者,先生醉矣。”

“你从哪里来?”

“从来处来。”

“到哪里去?”

“到去处去。”

“很好,看来你很有佛缘,有没有兴趣听我说一说天佛降世?”

沈梦飞苦笑,“先生又想诳我的钱么?我很穷的。”

“唉,你们年轻人,就是眼光短浅,不知好歹。小章仅花一两银,就学去了我千金难买的苍穹第十三式。”

“天佛降世你打算多少卖我呢?”

“一文钱不要,看你的造化。”诸葛先生脖子一仰,一樽酒已入口,苍白的脸涌上潮红。很多时候,你看着他时刻会倒下。可是一转眼,却又是另一种神态,仙风道骨,红光满面,还不知道有多少的活头。真是神奇了,不愧是大明朝继刘伯温之后又一奇人。他问,“佛是谁?”

沈梦飞说,“汝即是佛,我即是佛。”

“不错,很有悟性,我便传你佛教六字真诀。”

“俺、嘛、呢、叭、咪、訇。”

“哎呀,你懂得啊?”

“我还知道,道教的嘘、呵、呼、嘶、吹、嘻。”

“恩,不错。不久的将来,这江湖就是你的了。”

“你岂知,我喜欢这江湖?”

“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既然生下来了,就要活下去。”

“……”

“顺则生,逆则仙。一念在慈,念念俱忘。”

延伸阅读

[黑篮]Lets have dinner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limaoqiang.cn/6lpt.shtml
林动呆呆地看着桌子上父亲的遗像,已经呆坐了半天,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样,更不知道

追仙之仙域传说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maoqiang.cn/xcyi.shtml
贾探春死了。临死前,贾探春叹息自己命运多舛。虽然生在钟鼎世家,但生母赵姨娘是个上不得

萱草粲粲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maoqiang.cn/dsr4.shtml
第二章贾宝玉一出生便被贾母抱回了荣庆堂,日夜睡在碧纱橱里。江陵对于小孩子的耐心有限,

圣域永生之绝佳的刷怪场所  http://www.limaoqiang.cn/aqto.shtml
第004章绝佳的刷怪场所李玄夜一路走来,着实是被海楼城的壮观景象所震撼到了。单单是海

人生如戏在七零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limaoqiang.cn/egx.shtml
当路瑜舟坐在车里的时候,还是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缓过来。他被叶迟栩带到化妆间,等叶迟栩

香蜜之漓玉·此生唯你无情么  http://www.limaoqiang.cn/bo1m.shtml
“你不会想死的,不然你早就自尽了,一个人的世界,在孤单,你也不会想死的,颜儿,你说我

天才宝宝腹黑妈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maoqiang.cn/dtfh.shtml
“可不是,我问道之心不改,可父母仍然不同意,我也就做罢了,任它生长”其实这头发长度是

网王-夏至何夕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limaoqiang.cn/sh70.shtml
潮生在图书馆待了一上午,然后请半天假,去弓道馆练箭。他屏息凝神,瞄准几十米外的靶子。

第九人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limaoqiang.cn/gcpj.shtml
“砰!砰!砰!”一道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菲尼酱!做好饭喽~~~~”“知道啦!谢谢

恶魔界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limaoqiang.cn/p14q.shtml
“哼,你以为这威协有用吗?这可是当今皇帝陛下亲赐的婚书,岂是太子殿下你说退就退地,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将大手笔在线阅读第3节

    没想到,当初热情怂恿女儿踏入殡葬行业的米妈妈,没等女儿吃到皇粮就先后悔了。米果上学晚,加上初中因病休学一年,所以到了专科毕业那一年,米果已经过了23周岁的生日。23岁,在时下年轻人的眼里还是个小孩。可米妈妈不那么认为,因为她23岁的时候,已经是米果的娘亲了,所以,未雨绸缪的米妈妈便有意无意的替大女儿

  • [鬼灭之刃]长生手记在线阅读烈焰燃冰

    翼遥咬破手指,用力往卡片上涂抹了一番,这次卡片没有闪出红光,而是释放出了内部的全息投影。果然,这种卡片在现实世界和**中开启时的效果是不同的,在现实中它只是作为一个**的客户端负责传送玩家进入**;而在**中,它则是信息提示的设备吗。小心翼翼的点开系统说明,里面无非介绍了一些场地效果和奖惩措施。接着

  • 诚如是之弱水之畔

    “咚!”“咳,咳咳……”我趴在岩石上吐出来一口盐水,累得有点爪子抽。“三公主!你没事儿吧!”天蓬咋咋呼呼地冲过来,一脸着急。我一边喘气一边摆手:“我,我刚刚从弱水里头救了两万人上来……有,有点儿气喘,你让我喘会儿……”“哎,哎!”天蓬的大肉掌张了又握张了又握,显然是有点不知所措,半晌之后张开了自己的

  • [猎人]全职银魂火到日本去

    听到耳麦里黎白的吩咐,WonderGirls的队长闵先艺用手势让自己的队员暂停了下来。“怎么不唱了?虽然我听不懂,不过这个旋律真是魔性得很啊,现在我脑子里全都是——Iwantnobodynobodybutyou,根本停都停不下来。”“楼上肯定跟我一样是吃了炫迈,我觉得我要快被洗脑了,主播快继续呀。”

  • 鸿灵战神在线阅读第4章

    姐,是真的吗?耶!太好了,太好了!以后有好吃的了。”“放心,姐姐说到做到!姐姐可是很厉害的呢!”看着小家伙对自己满脸崇拜,子兮心里高兴啊。哈哈!“看看你们姐弟两,赶紧吃饭,一会儿菜凉了,来,子兮,你多吃点,你病刚好呢,子文,你也赶紧吃。”娘亲林氏使劲的给自己和弟弟碗里添菜,自己就喝点野菜汤。“娘,你

  • 放开那只鬼让我来之变故突生(8)

    叶玄听了这话之后,并未立刻回答,一时间,房间里面静了下来。过了一小会儿,叶玄看了看正在看着自己的内心忐忑的两个人,开了口:“依依,这件事师叔我也不知道,但是只要吕良他修为到达合体期,就一定可以度过这次魔劫,不过五行灵脉遭到天道封杀,不能突破到化神期,而且一但突破,天道就会降下堪比合体

  • 平妖阁最后一人在线阅读第8章

    “您说什么?”景司忍不住再确认了一遍。手机那端是他的恩师郭老,不久之前两人还明确表示这部戏一定不能让没什么实力的人把它弄砸,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后,对方十分肯定地告诉他:“那个女孩来试镜是我亲自盯着的,她确实可以,真是令我们几个老家伙刮目相看。现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这丫头挺有灵气,是吃这碗饭的料,以后一

  • 荒野最强奶爸洞穴之中

    张尘慢慢地走进了洞穴,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说道:“咦?姐,你也在这?赶紧回去吧,他们还在等你呢!”张尘走上前,连忙抓住了诸葛青的手,耳语道,“走啊!”张尘抓着诸葛青就往山洞外走,只留下洞穴里的四个人面面相觑。“就……走了?”“这难道就是……来无影,去无踪?”四个人讨论着,等到张尘二人快走出洞穴时,终于有

  • 我和鬼PK得宝箱之我去叫人(求鲜花和v收)(4)

    “莫得感情,你厉害,有种你赢,不然的话,当心我们嘲讽死你!”“没错,敢说大小姐是青铜水平,你要是输了,就是黑铁!”“很狂,我喜欢。”“不用说了,看在你这么狂的份上,现在我就给你刷火箭,赢了继续给你刷!”“……”片刻之后,直播间礼物满天飞。看来还有很多人对赵烈这种钢铁直男是有好感的。并不是没一个都是舔

  • 开局就被萌团团倒贴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异变虚空中。“紫天魔君大人,这是。。。?”“紫天魔君大人,要不要动手。唯恐事态有变。”“等下,再等等,这事情太意外了,再观察一下在动手也不迟。”紫天魔君道。武者广场中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在武者广场中随意施虐,本清爽的早晨,现在已经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广场中央一黑一白两团光芒相互摩擦,互相抵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