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论被对家魂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一天八杯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喻辰回到楼上后,在门口缓了半分钟,才把家门给打开。

事情应该追溯到两天前的晚上,他工作结束回家,路过书房时,听到爸妈在里面奇怪的说话声。

他怕二老在里头吵架,就敲开了书房的门,没想到看到妈妈趴在爸爸的肩上哭。

喻辰人生第一次见到他妈妈哭,吓得他刚买的宝贝相机差点掉在地上。

一开始爸妈还不告诉他,他进门后妈妈当场给他表演我马上不哭,我没事我很好你快去睡吧。

妈妈眼睛哭得这么肿,爸爸还心事重重地皱眉,喻辰能相信没事吗?

喻辰再三询问,爸妈才渐渐松口,说最近公司出了点问题。

喻辰当然一点也不相信只是出了点问题,爸妈公司开了二十多年,什么大方大浪没有经历过,会因为这么点问题,就哭成这样?

于是他再次询问。

这一询问,就是一整晚。

这一整晚,有大半时间是三个人在沉默,还有另一半里的一半时间里,他妈妈边说边哭,因为是哭着说,口齿不清,所以再另一半时间爸爸在一旁给她做翻译。

总而言之,熬夜一晚,喻辰意识到了一个事实。

他爸妈的公司快破产了。

“今年年初就开始裁员。”

“去年我们很不景气,到现在基本没有项目了。”

“已经好几个月负收入了,再这样下去,大概再两个月就要宣布破产。”

主要围绕着这三个主要内容,展开叙述了一个晚上。

晨光熹微,日出从书房的窗边缘探出脑袋,喻辰抬眼,无意间瞄到了父亲头上的白发。

明明亮亮的,在日色下发着刺眼的白光。

喻辰是一个摄影师,从小就喜欢拍照,也喜欢摆弄相机,研究各种技巧。

但众所周知,摄影令人贫穷。

不过好在他家有钱,即使现在是个穷月光族,但他头上那顶富二代的帽子却一直戴着,他也从来没有因为金钱烦恼过。

他是个不闻家业的自由职业者。

他爸妈从小的教育就是,健康成长,快乐做自己。

喻辰唯一的快乐,就是摄影。

所以爸妈对他的爱好非常支持,即使他考上了名牌大学,读了最好的专业,最后却放弃了高薪工作,回来操弄他的相机,爸妈也没有和其他父母似的对他长长短短地说,也仍旧是那句。

你开心就好。

好在喻辰在摄影方面是有天赋的,混到现在,在圈里小有名气,也有很多粉丝。

当然这些粉丝,可能也有他的颜值加成。

喻辰他是个混血儿。

至于为什么是混血儿,这个以后找机会再说。

所以经常的,合作方给他打广告,都总是把“业内最帅摄影师”七个大字打在最亮眼的地方,不由自主地让人尴里尴尬。

话说回来。

喻辰自由惯了,毕业了之后也没忘享受自由,没签任何公司。

一开始他自己搞了个小工作室,还有模有样地招了个帮他筛选工作的助理,但干了几个月,单子没接几个,助理工资去了好多,后来实在顶不住,加上助理越干越蔫,于是,他只好把助理辞了单干。

即使这样,因为家里的支持,喻辰一点没觉得苦,还因为爸妈的鼓励,越来越勇,特别有自信,相信他不是没才华,只是没人发现而已。

果然,他这块璞玉渐渐被发现。

毕业一年时,他终于升级成只花自己钱的月光族,不用啃老了!

一分钱没要家里的那天,爸妈为了庆祝自己儿子成长了,请他去外头大吃了一顿,爸爸还给他买了快表。

那块表是他半年工资。

哈哈。

喻辰在这么健康快乐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突然听到这种消息,很久没能缓过来。

关于他爸妈的公司,喻辰只知道,他们是做电视机的。

这个牌子的电视机在喻辰高中时特别火,因为电视机的牌子叫“精灵”,所以当时在学校,人人称喻辰为“小精灵”。

后来渐渐长大,其他同行产品纷纷起来,精灵就没有那么火了,但在电视机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再后来,这个品牌就不怎么听到了。

喻辰没想到,这不怎么听到,竟然能和破产划等号。

那天聊完之后,三个人又在书房里三面相觑到了阿姨起床做早饭。

在听说爸爸十点要去一家公司谈合作后,喻辰毅然决然说要陪同一起去。

喻辰担心爸爸的身体,他年近六十,熬了一整夜,体力脑力肯定都跟不上。

于是这么的,九点半,两人就和公司带来的几个项目经理,一起去了对方公司。

路上,喻辰稍稍了解了一番,对方是个有很多产业的大公司,爸爸还偷偷跟他说,这次的单子对公司很重要,基本就是,签下公司能稍稍起死回生。

签不下就等着破产吧。

喻辰不太懂这些,到了对方公司也说不出什么,只能乖乖坐在爸爸身边。

后来谈着谈着,对方会议室突然又来了一拨人。

这倒也没什么,反正不管对方是来一个,还是来一屋,喻辰今天的任务也只是照看爸爸。

但他没想到,对方为首的,最高的,最帅的,声音最好听的,那个男士,全程,频频转头看他。

不管是他正视的目光,还是干其他事的余光,都多次捕捉到那个男人的眼神。

什么意思?

认识?

不认识啊。

刚进来的时候这个男人身边的人是这么介绍他的。

“这是我们的傅总。”

就只这一句话,就使得我方公司各个点头哈腰。

于是喻辰心里先给他标个大人物的标签。

半个多小时的谈论终于结束,喻辰和爸爸公司的员工一起道别。

出来之后,喻辰当然就问先那个人是谁。

“你不认识?傅之屿啊,他是这个公司的董事长,这整个科豪都是他的。”

喻辰啊了声,挑了一下眉。

对不起,真的不认识。

喻辰一直陪爸爸陪到了中午,等到爸爸认真在公司睡了一觉之后,他才放心离开。

当晚,爸爸回来告诉他,和科豪的这个单子,十有八.九成不了。

当晚,爸爸妈妈又去书房了。

当晚,喻辰辗转反侧睡不着。

当晚,喻辰睡不着想到那位傅总的眼神,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

于是当晚,喻辰决定干票大的!

于是。

他就去了酒店。

在外面休息了一会儿,喻辰状态好了一点。

爸妈的卧室在二楼的最里面,喻辰只要小声一点就可以了,不怕被他们听到,进去之后,他不急着回房间,先去了一楼浴室。

家给了他很强的归属感,好像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在这一秒都会统统不见,他安全了。

关上浴室门的瞬间,喻辰背对着门,靠着滑坐在了地上。

几秒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这两天他的压力太大了,突然的爸妈公司不行的消息,紧张爸爸身体的心情,加上精神高度集中地去想办法,后来时间紧迫却只能想到特别荒唐的办法。

然后决定去实施,然后去计划,然后去了解项目,然后去花时间花钱找人摸到傅之屿的联系方式,最后再去酒店做那些。

每一件事都在压着他。

签约成败在即,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来认真思考,再荒唐也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

现在想来,他喝了那一点酒就能断片睡着,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又累又困。

喻辰抱着腿,把脸埋下去,哭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他真的太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喻辰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这一震,让喻辰稍稍的有点晃过神来。

他拿出手机,见上头是傅之屿发来的消息。

傅之屿:我到家了

喻辰点进去看,惊讶地发现,傅之屿这条并不是他第一次发消息,这条上去,显示的是一个月前。

傅之屿:你好

而后是喻辰的回复。

喻辰:你好

两个人的好友也是一个月前加的,喻辰皱眉想了想,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这个人是怎么添加的。

索性就不想了,喻辰低头回复他。

喻辰:好的

喻辰:昨天真的不好意思

傅之屿:没事

另外一边,发完消息的傅之屿拿起了一杯咖啡站在落地窗前。

咖啡还热着,冒着浓浓的香气,天光渐白,他看着不远处的山头,一些画面走进了脑子里。

是喻辰死死抱着他的画面,喻辰半阖的眼睛,嘴里不断地喊他的名字。

“傅之屿,傅之屿。”

喻辰的脸颊有喝过酒之后的红晕,傅之屿转头,果然在床边看到已经空了大半瓶的红酒。

他正想起身,喻辰又勾住了他。

酒香不断地飘过来,傅之屿看着喻辰紧皱着的眉头,手臂不禁用力。

他把喻辰拉开,沉着声音对他说:“你醒醒。”

但喻辰仿佛听不到,那么大的眼睛,委屈巴巴地看着傅之屿:“你不想要吗?”

傅之屿太阳穴突突地跳。

他不想要?

好笑。

……

傅之屿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喻辰还懂得疼。

他明明没喝酒,但好像也和喻辰一样,醉得不行。

别看喻辰可怜巴巴的样子,力气比谁都大,撕了自己的衣服不说,还把傅之屿的衣服都给撕了。

大概是想得太深,傅之屿的手突然斜了一下,咖啡险些倒了出来。

他低头看了眼,把杯子放在一旁的桌上。

“呜呜呜疼,好疼。”

喻辰的哭声突然回荡在脑子里,喻辰红了眼,流着泪的脸,也突然浮现了出来。

傅之屿大拇指摩挲咖啡杯上放着的勺子,心里软了又软。

软了又软。

手机震了一下,把傅之屿的思绪抽回来。

他拿出来看,是好友发来的消息。

周明明:怎么样了?

傅之屿回复:送他回家了

周明明:那就好

周明明:不过话说回来,我真心佩服你

周明明:真能憋

延伸阅读

金至福珠宝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shxt.shtml
金至福珠宝始创于1988年,是一家集珠宝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品牌运营、连锁加盟、批发

境况工艺品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ntfu.shtml
境况工艺品是生产PVC软胶工艺品的企业.公司拥有出众的设备成熟的生产技术科学的管理和

凯佩珑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y5kn.shtml
凯佩珑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集公仔、玩偶、娃娃等产品设计、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

小胡胡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pong.shtml
小胡胡儿童家具总部主要经营:家具生产、销售、安装、维修;床垫、日用百货、床上用品、玩

琦琦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yu12.shtml
琦琦渔具经销批发的鱼竿、鱼竿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琦琦渔

泰怡康保健品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np10.shtml
泰怡康保健品是家在健康管理理念指导下,致力于重量级健康管理服务和原装进口膳食营养补充

奥库体育用品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s0mt.shtml
奥库体育用品加盟_公司简介福州奥库运动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融合电子商务和传统商业的创新

韵古家具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ddd3.shtml
韵古家具项目介绍:韵古家具总部是一家集产品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规模型企

伊呀呀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gyb9.shtml
伊呀呀是加拿大伊呀呀国内外商贸有限公司和湖南省伊呀呀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国内外品牌

丝巢燕窝加盟  http://www.apostleads.com/g28c.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轰总的咸鱼少女心里没点期待感,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8/x】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过往战无不胜的火球群攻术失效了,仍活着的21只【火焰猴】气得眼睛都红了。哦,不!它们的眼睛本来就是红的,只不过是而今更红了,像是血染的一般。“吱吱”、“吱吱”、“吱吱”、“吱吱”.......有一些【火焰猴】不死心,又放了几记【火球术】,但结果依然不

  • 传奇之龙吟天下地狱岛

    PS:一成不变并非是真的一成不变,每个人都有着千变万化的面孔以及感情,就好比如,一千个人眼里的你就有一千种的不同。“哗啦啦啦…。”,巨大的海浪一浪接着一浪拍打在漆黑的礁石上,天空中厚厚的乌云始终不愿意散去,豆点大的雨滴从一个星期之前就一直下着,从没有想过要停下,狂风肆虐着地狱岛的每一个角落。在地狱岛

  • 假面骑士黯黑与纯白在线阅读第10节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孔雀低吼一声。她扫了一眼屋内的汉文少和杨伯,再次问道,怎么了啊?汉文少收了木条轻声笑道,能有什么事儿?小爷练腿力砸坏了东西呀!赔得起哟~~~说罢睨了一眼杨伯,是吧?杨伯?杨伯将铁榔头重端放到地上面色颇为古怪,眼睛只瞅着外面生硬地说道,对啊,对啊!屋外突然传来几声震耳欲聋的大笑,

  • 僵约之超级进化转校生

    “兄长,我们又见面了。”卜四低着头说道。“你来干什么,我们早就不是兄弟了,我会害你的。”张星宿头扭过去,没好气地说。卜四一脸抱歉的模样,他没有说话,而是把张星宿和淦搀扶起来,为他们开始疗伤。尧识天咬着牙,一脸冷漠地说道“居然不把老子放在眼里,看来你们是想死了!死魂,给我干掉他们。”死魂听令,提起血石

  • 我五行缺德[玄学]第2章在线阅读

    与神魂上刻的名字一模一样,闭关三百年,心头血在我的剑里。陆墨整理信息,待秦风川离开,抬起头颅关注周身散发生人勿近气势之人。这人的心头血为什么在我剑里?林池清一动不动低头不知想些什么,挥手间,水云峰顶结界粉碎。抛过一枚红色丹药,转身回屋,语气微凉:“这枚褪尘丹可助你成就灵脉,自行离去吧。”陆墨想骂人,

  • 千亿富翁的我,有三千系统宝箱天之尽头

    睦云山的竹屋之内,死去的轩逸被鬼头陀施法唤回了些许的生气,但铁青覆盖之下的脸还是显得痛苦异常。对于宵月而言,对这王宫之外的世界无比陌生,寻一个未知的地方谈何容易,更何况还是常人无法抵达之地,为了更好的完成这次救命之旅,她不得不放下对鬼头陀的偏见悉心询问。“我该如何寻找?那天玄宫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标记

  • 老子是青蛇在线阅读第十章

    项目距离实际运营还有一段时间,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必不可少,林玫玫往徐忘公司跑的机会自然就多了起来,不过最近方便了许多,徐忘住进了漫天星河小区,就在林玫玫对面。恰逢周末,林玫玫睡到中午才起床,迷糊着打开手机,就看到了徐忘的留言,他说让她醒来就去找他。林玫玫慢悠悠从床上翻起来,看看时间,还是决定先去洗个澡

  • 快穿之男神攻心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在罗恩下定决心不打扰赫敏十几个小时之后,他已经站在对角巷国际猫头鹰邮局,把给赫敏的一封信绑在了长途猫头鹰腿上,猫头鹰健壮的翅膀朝他扑闪两下,然后起飞了。梅林一定不记得他昨天下的决心。罗恩毫无负罪感。“先生,一个加隆。”罗恩恶狠狠地瞪着柜台里的小个子男巫,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金加隆拍在桌子上,临走前他回

  • 留青[悬疑]在线阅读第1节

    雷声震鸣,雨倾盆而下。地面被无情地击打着。“咚”一位少年摔倒在了地上。少年赤色的发丝被泥土污染,显得肮脏。赤色的眼瞳失去了人类所有的光泽。空洞如死人一般。脸庞苍白可怖,眼角似乎还闪着泪光。“站住!”后面传来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少年似乎是像被唤醒一般,吃力地站起来,继续向前跑去。脸上又多了一丝恐惧。少

  • 九歌之最强公子之逃生(5)

    我和老赵脸对脸蹲着挤在墙角里。彼此诉说了事情的经过,才把整个过程拼凑完整。我真的没有想到这起事故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隐情,我真的想不到他们是怎么会变成那个模样,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于是我自言自语道:“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一查到底,不能让这些人失踪的不明不白。”在一旁的老赵立刻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说道:“你可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