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夏日桔梗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砅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光微亮,李家村的晒谷场就围满了人和一筐筐或者一捆捆的韭菜。

不过一晚上而已,村里人大都知道了李平家搭上了镇上的酒楼的路子,那种草原来叫韭菜,能吃的,如今更是能卖钱了。

里长吆喝着大家过秤,装车。

为了省事,辜子晟特别找了块长木板,把每家的韭菜斤两都记上去,做凭证领钱。

彼此记着自家的也记着别家,生怕被昧了银钱。

这次送菜,村里派了李强和李东,这两个都是村里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人品在那放着,众人也信得过,一个是下庄的和李平家关系紧密的李强,一个是上庄的里长的亲侄子,对这个安排村里人也都没意见,这事并不是容易做的,一不小心就遭人骂。

李平要忙地里的活没跟去,今天就辜子晟带着去镇上。

看着秦管事和辜子晟谈话的情形,想必是有点交情的,他们两个都很是佩服,农户人家对于这些城里人总是怯懦的,低人一等的,哪像辜子晟侃侃而谈,似乎对面的就和他们一样的泥腿子。

“辜先生总算是来了,昨天的韭菜可是连晌午都没过就卖完了,要不是不知道辜先生家在哪?掌柜的都准备派人去找了。”

飘香楼虽然是宁远镇最大的酒楼,但是他们的东西也相对其他酒家要贵,那几样东西价低味美,还是从没吃过的新鲜料,自然越大吸引人。

“秦管事客气了,这也算是双赢了。”指着李强和李东,“这是我们村的李强和李东,以后就由他们送菜。”秦管事表示理解,见过的多了,为了钱财多少人用尽心机,这点钱不多可放在农家也不少了。

商议定了,支了银钱,秦管事也是很忙的,今天客人想必会更多,毕竟能在飘香楼请客吃饭都是极面子的,有了这几道菜想必很多人都愿意来了,有些原本吃不起的也能来了,说出去面子上好看。

知道村里人等着消息,他们也没在镇上逗留,急着往回赶。

既然子晟说白菜冬天能保存住,李平种好萝卜,又翻了一块地用来种白菜,这原来是种零碎的,地不好,庄稼收成差,这会好好翻一遍,多浇几遍水,施了肥种白菜应该可以,最差就是白菜长的小些。

也跟村里要好的人家支会了一声。

至于种不种就是个人事了,手里有了些银子,听子晟说韭菜长的快,十几二十来天就能割一茬,赶在冬天前,他们家还能卖个几茬。

这么下来估计还了债还能攒下钱买两亩好田,就是买不成,有钱在手底气也足了。

子晟要是想继续读书也是可以的,自己日后再加把劲总是能赚到钱,弟弟妹妹们就不用受苦了。

明年他们也能养头猪,养几窝鸡仔,他们家以后肯定会越过越好。

且说里长他们,早早就有人守在村口,一见他们回来就赶紧着通知村里人。

大家都到早上的晒谷场看热闹的有之,等着拿钱的有之,作为一个外乡人,辜子晟可不想惹麻烦,钱财的事他半点不沾,想赖他没门,都是李东和李强两个人负责发的,拿到钱的人家脸上放光,没拿到的也是雄赳赳的准备收拾自家的。

李东作为里长的侄子,自然传达了秦管事的意思,“秦管事说了,明天还是让送一车去。”

这意思就是让他叔安排今天割韭菜的人家,昨天还好说,就当试试,不成也就是白干呗,今天可不一样了,大家可都是见着钱了,那几家,都到手了几十个铜板了,顶上一个壮劳力干一天苦力的钱了。

争先恐后生怕落下自家,一个个争得脸红脖子粗。

实在是不耐烦听这些人扯皮,告知里长韭菜最好是天快黑或者是清早割就回家了,反正他们家再要割也得十几天后了。

辜子晟把糖葫芦给认真晒木耳的三个小家伙,看着他们似舍不得吃的,轻轻的舔一舔,意犹未尽的样子,听他们欢快的笑着闹着,悠闲的把玩着树叶子。

空气清新,抬眼望去满山葱郁,田地里长着整齐的庄稼,听着虫鸣鸟叫,这才是正真的田园生活。

比起城市的喧嚣,大楼林立,车辆满街跑,还是这种简单平淡的生活更吸引他。

想必爷爷也是担心他一个人在城里受欺负,才指引他来这里的,辜子晟并不相信神鬼,如今也不过是留个念想罢了。

爷爷他啊总是不放心自己,怕自己受欺负,明明自己都是三十岁的大男人了,还总是当自己还是那个小小的孩子,是他抱在怀里的小孙孙。

“爷爷,你放心吧,在这里我过得很好,他们都是很好的人,以后我们也会好好过的。”

在心底暗暗发誓,他不会让爷爷担心的,自己在世上没有了亲人,如今他们就是他决定守护的家人。

越是相处越是不能理解他的父母亲,明明穷得连肉都吃不起,可是还能收留他这个身无分文的陌生人,而他的父母亲却可以为了自己抛弃他,真不知道他是幸还是不幸。

中午还是辜子晟做的饭,本来他就是做惯了的,再说他可不好意思让个十来岁的娃娃做饭,而且明显自己的厨艺更好能吃好的就绝不吃差的是人之常情。

用剩下的五花肉做了土豆块炖肉片,油油亮亮的颜色,这用的酱没有经过杂七杂八的手续,颜色虽然不那么浓郁,但味道却是没话说的,而猪肉更是纯天然的味道,没有吃乱七八糟的饲料的猪,这才叫猪肉,做出来菜让人欲罢不能。

把围着肉流口水的小家伙打发出去喊李平回来吃饭。

蒸了苞米饭,熬了骨头汤,拍了个醋溜黄瓜片。

肉和汤都腻的很,酸酸的黄瓜片正好解油腻还下饭。

炖菜得到大家一致好评,味道浓,加的料也多,自己吃也没那么多讲究,除了土豆,肉片还有粉条、青菜、蘑菇、木耳,能加的料都加了,吃起来很过瘾也很下饭,一海碗竟然被他们两个大人三个小孩给吃光了,主要还是三个小家伙吃的,他们就尝尝味道,李平是舍不得吃,辜子晟是不喜欢吃口味重的。

虽然爱吃辣,但他平时更喜欢吃清淡点的,少油少盐,味重的则偏酸辣的。

“晟哥太厉害了,什么都会干,我以后也要像晟哥一样!”

小家伙们眨着星星眼崇拜的看着他,虚荣心被大大的满足,挨个摸摸小家伙们的头。

抱着肚子歪在一边的李平也赞叹不已,回味无穷,“子晟做的菜真好吃,我还没吃过这么香的。”

辜子晟呵呵一笑,这种轻松自在的日子,他终于有点年轻人的样子了。

这倒不是辜子晟不想领功,而是这菜并非做得多好吃,只是这里人吃的菜多是蒸煮的,味道淡,料下的少,很多人家炒菜舍不得放油就淋几滴,味道自然是好不到哪去,辜子晟完全不一样,很舍得加料,做出来的肯定是更得他们喜爱。

最近忙忙碌碌的,没能顾上找李婶儿帮忙做衣服,李平趁着这会儿不忙把上次买的布找了出来,他记得子晟刚来穿的衣裳也划破了一块,他晒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缝的不好看,针脚粗,正好今天拿给婶儿补补,听子晟说以后都不回华国了,这衣裳也好留个念想。

“大哥要缝衣裳?”辜子晟挑着嘴角,揶揄一句,他当然知道这些是要拿给李婶儿做的,不过是想看李平的反应罢了。

李平嘴角抽了抽,抱着一堆东西起身,不知什么掉到地上,啪的一声。

辜子晟当场就嗷了一声,觉得这几个小东西简直不能再可爱了,捡起来捧着就亲了一口,都不嫌弃脏了,实在是太想念这味道了,有了它还愁不能吃火锅,水煮鱼,剁椒鱼头,辣子鸡丁,酸辣土豆丝,辣椒酱,麻辣面,酸辣粉,辣白菜,油泼辣子面等等,不能更幸福了,他可是都做好一辈子吃不上辣椒的准备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辣椒是明末才传入中国,这里虽然是架空在历史长河中,但也是没有辣椒的,知道这没有辣椒的时候他可是想哭的心都有了,噬辣的人你伤不起啊伤不起。

“这是什么?看把你高兴的!”子晟平常还是很稳重的,偶尔有点孩子气,但情绪很少这么外露。

“大哥,我们发了,有了它还愁银子不来。”瞅着他眉开眼笑的摆弄着这几个红红的尖尖的东西,李平好奇的不行,他可没见过这东西。

看够了李平好奇的样子,大度的开口,“这叫辣椒,吃法可多,味道一级赞!”

爷爷不在了,他一个人浑浑噩噩的摆弄着养在阳台的盆栽辣椒,以前爷爷抽空就会去看它,给施肥浇水,年纪大没事就看看养在阳台的菜,消磨时间,不像在农村的时候能串门和别人唠嗑。

那时候他也是想爷爷了,就蹲那儿看,估计是迷迷糊糊的摘了辣椒还装在口袋了自个儿都不记得了。

还以为自己孑然一身的来到这个时代,所以连再看一眼曾经的东西都不愿意,甚至想把那些过去的岁月全部埋藏起来,把过去遗忘,把记忆分割,唯有关于爷爷的记忆特别珍藏,时不时可以拿出来怀念。

“大哥你先去忙,我来收拾它,把籽弄出来晒干就能种了,我们以后就不愁吃了。”然后就不管李平了,兴奋的坐到石桌子跟前,掰开辣椒,把籽取出来,连李平走了都不知道。

满脑子都是好吃的,其他的都是浮云。

把籽收拾搁窗台上,叫蹲在身边的小安找了捣米的工具来,把干辣椒捣碎,弄成辣椒面。

吼着“咱老百姓今儿真呀么高兴,咱老百姓今儿真呀么真高兴”的辜子晟像个傻狗,不知道换个花样,就这么一句车轱辘一样循环往复。

亢奋的心情还没冷静下来,凭着辣椒他完全可以成为人生赢家。

既然有了辣椒,那以后就好办了,想到就干,领着三个小家伙带着工具去河边挖泥土。

小喜想下河抓鱼玩,瞧着河水不深就放了心让他们去了,“小心点,抓到鱼今晚我做给你们吃。”

鱼不好做刺有多,总有一股子腥味,一般人家都不愿意吃,河里鱼不少,就是个头小,上次李平会做鱼肉招待他,也是因为家里买不起肉。

不过现在有辜子晟在,他们完全相信晟哥能给他们做出美味的鱼吃。

从强子哥家出来就瞅见自家的都在河边蹲着,大的挖泥土,小的叉鱼玩水。

合力挖了一筐肥沃的泥土,孩子们也叉了几条鱼。

也不问泥土做什么?李平相信子晟有自己的理由。

打发了孩子们去玩,哪里肯让辜子晟背泥土,李平率先背着哼哧哼哧走了,留下无奈的辜子晟只好提着鱼。

“子晟喜欢吃鱼。”这是李平经过观察得出的结论,荤菜子晟吃的都比较少,连那么好吃的红烧肉都只吃了几块,骨头汤喝的倒多。

边忙着手头活边回头说,“我喜欢吃鱼,如果没有刺天天吃鱼也是不会够的。”言下之意就是因为要挑刺才忍痛割爱,啧,好大的决心。

混着炭土搅和均匀,空出的地上铺上刚弄好的泥土,浇透了水,施肥。

辣椒籽没干,没敢种,生怕一个不小心全军覆没,毕竟现在天快凉了,弄不好没种出来,还浪费了种子。

剩下的就是等种子晒干,然后再算计好种多少,还要留一部分种子,免得出了差错以后都没有了。

他倒是想先发芽的,问题是不会,只好顺其自然了。

为了庆祝辣椒的提前进入古代中国,他决定大展身手做个全鱼宴。

其实也就是做了道麻辣鱼,红烧鱼,酱香鱼,鲫鱼汤。

调料不全,但有了辣椒还是能比原先做的好吃。尤其是酱香鱼,去鳞后在鱼身划开几道,冲洗干净,切几片姜,摸均匀盐,撒点糖,放蒸笼蒸熟,辣椒面加上少许芝麻面热油一滚,配成香浓的辣椒油,淋在蒸熟的鱼身上,再淋上些许酱油即可吃。

当然这也没办法的办法,要是有多余的辣椒,就可以切一个和鱼一起上锅蒸,那样更入味。

三道菜,用了七条鱼,他们五个人根本吃不完,决定给李强家送一条,又让小安给狗蛋他们端了一条。

剩下的自己吃,口味大开,吃的特别舒畅,自此以后他们看见鱼满眼都是美味佳肴,盯着鱼的眼神都泛着狼一样的绿光。

“好好吃,好吃的快要死掉了。”放下碗的小喜悠悠的叹了一句,颇有种哲学家的小模样。

抬手拍了把后脑瓜,“吃饱了?那就带着妹妹去玩,小安也出去找伙伴玩去。”

小安这孩子乖是乖,就是太安静了,不像男孩子,男孩子还是像小喜那样调皮捣蛋还懂事的家伙招人稀罕。

嗯,得想想给孩子们弄个**玩才好。

一只手重重握拳锤了下手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延伸阅读

银河KTV加盟  http://www.ip-unity.com/6fke.shtml
银河KTV加盟。或许你在小的时候,就希望能够成为人人瞩目的歌星;或许你一直都有一份天

妍色加盟  http://www.ip-unity.com/nkwg.shtml
妍色化妆品经销批发的面膜、面膜粉、化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

何师傅臭豆腐加盟  http://www.ip-unity.com/sunx.shtml
绍兴何君明食品有限公司是何君明先生于2005年5月15日创办的。公司自创办以来,已经

唤茶加盟  http://www.ip-unity.com/usfo.shtml
数据显示,自2001年起,我国茶饮料市场便进入快速发展期,几乎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

未来基地人工智能教育加盟  http://www.ip-unity.com/p4m.shtml
未来基地人工智能教育是深圳六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集产、学、研于一体的青少年人

宝车会加盟  http://www.ip-unity.com/xo1m.shtml
宝车会汽美容是宝车会汽车服务连锁体系中的店面经营形式,以汽车服务店服务为主要业务;业

高得粘合剂加盟  http://www.ip-unity.com/ghkr.shtml
高得粘合剂公司致力于设计和制造创新性黏合剂解决方案;提供清洁的多功能产品,以用于替代

婴乐早教加盟  http://www.ip-unity.com/ga5z.shtml
婴乐园是婴乐教育中心的示范园。瑞士心理学家和分析心理学的创始人荣格有句至理名言,性格

信义玻璃加盟  http://www.ip-unity.com/xzq9.shtml
信义玻璃产品适应于钢化、夹层、热弯、中空、镀膜、制镜等各种重量级深加工用途,经再加工

好儿喜儿童电动车加盟  http://www.ip-unity.com/ngmj.shtml
好儿喜儿童电动车位于素有“鱼米之乡”美称的杭嘉湖平原,东临上海,西靠杭州,南接宁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秦:我的朋友是高要之第四章

    大概过了一个月左右,在某个下雨的早上,睡得正沉的天野瞳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在她睁眼爬起来之前,她就被自己老师拎出被窝,拖到了门口。还睡眼朦胧的少女揉着眼睛,茫然地盯着粉绿色渐变双麻花的女孩子,还有她旁边笑得整条街都能听见的炎柱炼狱杏寿郎。“唔姆!和甘露寺同龄的孩子啊!而且这么快就可以做到全集中·常

  • 梦里魔道祖师之路人甲在线阅读青木决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韩非就到了快入学的日子,在这段时间的刻苦训练下,韩非元力检测已经到达了六元力的实力。随着上学时间的日益临近,韩非想趁上学前再见乞丐叔叔一面。这一天,韩非从房间里取出了乞丐叔叔留给他的那张符纸,由于韩城主已经教会了韩非符纸的使用方法,韩非轻松按照使用方法操作起来。“天眼照,地耳听

  • 宇宙万界抽奖系统在线阅读第六章

    最让陆云斐痛苦的,就是他知道自己有多差,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泛**这些年教给他的东西,在这里没有用处,而李元,除了让他去抱别人大腿,徒增他的精神压力,也对他没有任何帮助。来自外界的批评以及自我的压力之下,陆云斐还能保持住平常心,不被负面情绪左右,就是因为他不想让宁姐失望。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是他粉丝,为了

  • [JOJO]都是世界的错在线阅读随云戒

    也许吧!可是,这只是云天狗屎运的开始而已。在尸体上翻看一番,找到了十几个金币、一把短刀。把这些东西装进自己的兜。看这小子也算是英俊的,可是为什么要做盗贼呢?其实,天云冤枉了这位死去的执意子弟。他就是克里的私生子克尔斯提,克里盗贼家族的没落使得克里不敢将克尔斯提的身份说出来,也是为了保证继承人的安全,

  • 重生全能大师兄在线阅读第七节

    华曦被族人簇拥着回到族地后,看到了一个让他非常受用的场景。整个有水族的****,无论老幼均分立在护栏门口的两侧,一直延伸到代表族里最高权力建筑的议事草棚。跟随华曦一起打猎回来的有水族勇士在交代好捕获的山羊、野兔后,也快速加入到这个队列之中。在议事草棚门口前方几米处,用一张被稍微修葺过大木头(桌子)摆

  • [综]每天都想解除封印!第十章在线阅读

    一个老玉匠跟着说:“可不嘛!我们家好几代人做玉雕师傅,也从没见过真正的和田粉玉啊!”“是啊!这可真是活久见啊!”“这个小伙子恐怕是发财了,这可是走了大运了。”“这何止是走运啊!简直走了鸿天大运,多少人一辈子,也赚不来这一块极品和田粉玉的钱啊!”美滋滋的严四海,笑而未语,内心却无比的激动。围观的人群继

  • [HP]继承者有敌情

    周一早上,麦子刚出门,就看到刘清羽已经在等自己了。“hi,麦子,上车吧。!”刘清羽摇下车窗让麦子上车。“我都说了,不用送我,我们公司也近的。”麦子一边说一边打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别动,我来。”刘清羽说着,就侧过身来给麦子系安全带。麦子一本正经的坐着。等到刘清羽扣好,准备坐回位置的时候,麦子刚要说话

  • 物永轮回登门张家

    一家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半夜十二点多,爷爷这瓶酒确实是好酒,从未喝过酒的我,喝了两杯也毫无醉意,更没有上头,一瓶酒却还是被二叔喝了一半。父亲见到夜色已深,便照顾爷爷去睡了,我也推着母亲回到了房间,二叔也回房歇息去了。这一晚,我抱着母亲睡了一晚,十几年来从未感觉到母亲的温暖,抱着她很快就入睡

  • 浮游以逍遥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林灵,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咋一听之下感觉会很别扭。记得当时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回家问家长自己名字的意思,然后我的母亲就告诉我“冥灵天生,灵途自现。”当时年纪还小,对于这样一句话自然没有什么理解,然而一直过了几年以后我才明白,就是这样一句话几乎改变了我的一生。我所在的地方叫泽州,属于山西省某

  • 都市皇帝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干什么?!”中年人似乎只想拉人质跳楼,并不想伤及无辜,见西帘过来夺枪,他使劲把枪举高,不让她碰。他个子比穿着高跟鞋的西帘还要再高一些,手举过头顶,西帘根本碰不到。而且西帘对高跟鞋还没掌握到家,平时下楼梯都得扶着扶手,生怕摔倒,这会儿情况紧急,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猛地一跳,两手抓住中年人的手腕,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