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抗日之杀人掉装备之第十章

作者:老污医 来源:飞卢小说网

林烟菲跟厉中庭进屋的时候没听见律画的声音,环视了一圈在沙发上看到熟睡的她。

“哟,在你家睡上了?”厉中庭声音不大,但调侃意味十足。

温勉星目含威地睨了他一眼,警告他别乱说话。

林烟菲则看得眉头紧皱,立刻走过去把律画摇醒,“画画,画画,起来了。”

这睡她装得非常辛苦,早就想醒过来了,听到林烟菲叫她,她慢悠悠地睁开眼。

“菲菲,你回来了。”律画装作脑子突然断片的样子,“怎么我们寝室变成这样了?”

“这里是温勉的家,你睡糊涂了。”林烟菲边说边凑到她跟前,压低声音说:“你怎么在一个男人家睡着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的?”

是很危险,如果不是他们及时敲门,她都要把温勉给扑倒了……

“我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你放心,我下次不会了。”律画向林烟菲保证。

林烟菲:“知道就好。”

在两闺蜜说着悄悄话的时候,厉中庭已经走到客厅中间,问:“睡醒了吗?睡醒了就起来讨论一下陈根生的问题。”

“醒了。”律画边说边把自己的腿放下,这时温勉在她左侧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无论是坐姿还是目光,她都保持正对电视柜的方向,半点余光都没有给温勉,或者是……不敢给。

“好了,我先说一下今天在照相馆问到的情况。”厉中庭率先开口,“据人民路那家照相馆的老板说,的确有人拿着律画的照片去他店里要求放大复印。因为当时只剪了一个人的头像出来,而且放大的倍数很大,所以他印象特别深刻。后来我们把照片拿出来,他说是陈根生。”

因为刚才厉中庭已经跟她打了底,律画听完也没多惊讶,只是觉得奇怪,“我跟陈根生几乎没有交集,我想不到他的动机是什么。”

“偷偷暗恋你,然后因爱生恨咯。温勉不是说了吗?报复这种事情,不是仇就是情。既然没有仇,那肯定是因为情了。”厉中庭打趣道。

律画瞪了厉中庭一眼,也没敢看温勉,说:“我现在就要去辅导员那里揭发他吗?”

“现在不行。”一直没说话的温勉总算吭声了,律画即使再心虚也得扭过头去看他,“为……什么?”

话落,她就把头扭正,生怕再对视下去就露馅了。

温勉眸光深沉地看了律画一眼,然后才开口,“即使照相馆的老板再肯定,那也是他的一面之词,在没有其它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很难把陈根生定罪,而且这样一闹就打草惊蛇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呀?”林烟菲双手撑着下巴,苦恼地说:“之前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就觉得好恐怖,感觉陈根生好像变态,跟个□□一样随时会爆炸。这次贴大字报闹得画画名誉扫地但好歹没有伤害她的身体,谁知道下次他会不会呢?”

“我暂时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方法。”厉中庭说完看向温勉,“你有什么好法子?”

“我也没有。”温勉摇了摇头,说:“我们得设一个局让陈根生再次露出狐狸尾巴,但目前对他的了解太少,很难制定出方案。不过……”他突然话锋一转,“律画最近的确得注意安全,有些人偏激起来,难保不会做出伤人行为。”

被点名的律画瞬间坐直了身体,快速跟他对视了一眼,干笑道:“应该没关系的,我活动的地方都在校园内,他不敢轻举妄动。再说了,我都是跟菲菲同进同出,他也没有下手的机会。”

“这可不一定,先不说菲菲不可能24小时无间隙跟你呆在一块,即使可以,她一介弱女子,根本不是陈根生的对手。要知道,变态发起狠来,力气都非常大。”

律画被厉中庭最后一句吓得有些哆嗦,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各种恐怖的强/奸案,她脸色有些发白地说:“我被你说得不敢出门了。”

“怕啥呢?”厉中庭边说边用力拍了拍温勉的肩膀,“让温勉接送你上下课,保证安全。”

“我不要。”

“为什么?”

律画跟温勉的声音同时发出,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她先别开了眼神。

“这还用问吗?律画是因为你受伤的,在千钧一发之际,她不顾自己生命安全把你推开。她对你有救命之恩,放在古代你可是要以身相许的,现在只是让你接送个上下课已经算便宜你,如果你这都不肯,那真是忘恩负义了。”

明明律画只是简明扼要地跟厉中庭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却能像拍电视剧一样把当时的情景神还原,关键还能不动声色地用道德绑架温勉。

“如果你有需要,就把你的课程表给我,我按时去接送你上下课。”温勉被厉中庭堵得哑口无言,顿了一下对律画说。

他骑着自行车,她坐在后座,在青春的校园里面穿梭,这画面想想就美好得让人尖叫。天知道律画此刻多想答应下来,可她还是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欲望,轻声道:“不用麻烦你了。”

无论是他那句“我们都不算朋友”,还是她刚才以为做梦对他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都让她短时间内想避开他。

厉中庭听到她拒绝,恨铁不成钢地剜了她一眼。这千载难逢跟温勉独处的机会,这人竟然不要,真是煞费了他一片苦心。

既然目前讨论不出具体的方案,律画跟林烟菲先行离开,温勉有提出送律画回去,但她说她们坐计程车就好。

等走出翡翠庭院,林烟菲才问律画:“你怎么拒绝温勉送你上下学呀?你不是说追他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刚才就想问了,但律画不愿意她作为姐妹也不好多说什么。

个中原因一言难尽,律画没有详细解释,只说:“或许我之前对他穷追不舍的确给他造成困扰,毕竟我们几乎不认识,我想先缓一缓,让大家都冷静一下。”

她不仅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想通了,温勉的话是有些伤人,但也是事实,被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死缠烂打,换做是她也会觉得烦。

“好吧。”林烟菲觉得律画能这么想是好事,就是她没有自行车,明天就不能带她上学这事比较棘手,不过早点起床,两人一起慢慢走去教学楼也不是难事。

“对了,你跟厉中庭相处得怎么样了?”律画突然一脸八卦地盯着林烟菲,“就一个上午,他对你的称呼就从“林烟菲”变成了“菲菲”了。”

“你想多了,我跟他现在也算是朋友,我的朋友谁不是喊我“菲菲”呀。”林烟菲说。

林烟菲单纯,没发现厉中庭这种老狐狸的图谋不轨也正常,律画怕把事实说出来会吓到她,所以试探性地问:“如果他追你,你会考虑吗?”

“当然不会。”林烟菲的脸突然红了,小声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这事情律画知道,但按照正常时间点,她这会儿是不知道的,所以她假装有些愕然,问:“你能跟我说说你喜欢的人吗?”

林烟菲的脸更红了,虽然害羞,但她还是点了点头,“可以的,他是……我的高中同桌。”

律画上辈子是三十岁的时候才听林烟菲说起这个男人,那时候Q/Q开始流向,她俩在互相加了对方之后,断了几年的联系重新活络起来,当然这当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当时她俩都是大龄未婚女青年,有点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感觉。

林烟菲跟渣**桌从高三同桌后开始暧昧,高中毕业后两人去了不同的大学,但他们还是保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联系,虽然频率不算频繁,但每月至少有一次电话跟书信通讯。

其实,按照林烟菲所说,渣**桌应该是喜欢她的,毕竟这么温柔漂亮的**桌,很难不让人喜欢,可偏偏渣**桌有一颗“吃软饭”的心,希望以后找一个能让自己少奋斗二十年的女人当老婆,她明显不符合这一条件,但让他轻易放弃她也可惜。

他一直吊着她,她一直等着他表白,最后却等来他跟他们班班长结婚的消息,班长是一个长相非常普通的女人,但她爸是县长。

确切来说,律画跟林烟菲被渣的经历挺像的,就是律画的用情没有林烟菲深,而黄浩川比渣**桌更不要脸。

等林烟菲说完,律画很想让她一觉踹了渣**桌,可贸然这么激进显得不妥。她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问:“画画,你有什么想说就直接说吧。”

“菲菲……”律画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我觉得,如果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一个女人,他是不会跟她暧昧而是直接跟她表白。我说的话可能会让你有些难受,但出于朋友的关心,我还是建议你好好想清楚,你的同桌是不是真的喜欢你,或者说,你有没有必要再继续喜欢他,毕竟,你耗费在他身上的青春已经有四年了。”

话落,林烟菲的脸色有些煞白,她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这时来了辆计程车,律画招了招手,两人上车回师范大学。

回到四楼走廊的时候,余桂芳恰好从寝室出来,看到律画被林烟菲搀扶着,走路一撅一拐的,连忙走过去帮忙。

“画画,你这是怎么弄伤的?”进了寝室,余桂芳关切地问。

律画笑了笑,道:“就是不小心摔了。”突然,她脑子里闪过一个主意,她问:“副班长,能不能拜托你去你家班长打听一件事?”

班长跟副班长从大一开始恋爱,毕业后两年结婚,是他们班唯一一对班对,也是成功的班对,律画对这事情印象挺深刻的。

“说什么拜托,只要力所能及的,你尽管说。”余桂芳豪迈地说。

律画:“是这样的,我有一朋友喜欢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她打算去追他,但她怕自作多情,所以想打听一下他有没有女朋友……或者是有没有喜欢的人了。”

“陈根生没有女朋友。”副班长听完之后,肯定地说,但对于他是否有喜欢的人这一点,她有些不确定,“我回头让李志强打听打听他有没有喜欢哪个女生。”

律画连忙跟副班长道谢:“太谢谢你啦……不过我那朋友脸皮薄,在不确定学习委员心无所属之前不想被别人知道,所以还请班长委婉一点问。”

“没问题。”余桂芳就差拍胸口保证,“这事情我今晚就给你打听出来。”

“副班长,你别光站着,怪累的。”林烟菲拉着余桂芳坐下来,然后从抽屉里面拿出律画在百货商场买的进口零食,道:“你坐下来边吃边聊。”

“那怎么好意思呀。”余桂芳嘴上谦让着,但身体已经非常诚实地坐了下来。她本身就是个吃货,更何况眼前的零食都是进口的,她很多都没吃过。

律画跟林烟菲对视了一眼,然后把一包包零食撕开推到余桂芳面前,“副班长,你喜欢吃就多吃点。对了……你对学习委员了解吗?我那朋友对我挺重要的,所以也想了解他的为人。”

余桂芳拆了一颗金莎咬了一口,那种丰富又浓香的味道好吃得让她眯了眯眼,对律画的提问半点怀疑都没有,立刻噼里啪啦地把所有她知道的关于陈根生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两人认认真真地听着,林烟菲担心自己忘了,还悄悄在一旁把重点给记下。

等把余桂芳送走,她们已经收集了一大页有关陈根生的资料。

“菲菲,你下去公用电话亭CALL一下厉中庭,让他找个时间跟我们见面,看他读了这一页资料后能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律画现在上下楼不方便,于是让林烟菲去。

林烟菲应下,去宿舍楼附近的公用电话亭CALL了厉中庭。

厉中庭这会儿还在温勉家,收到律画的CALL就拨打她宿舍的电话号码,林烟菲刚走到宿舍楼下就听到宿管阿姨用大喇叭喊律画接电话,她估摸着是厉中庭,就去接了。

担心隔墙有耳,林烟菲隐晦地表达了收集到那个人的一些资料,两人商量好见面的时间跟地点后,他就跟她说再见,临挂电话前却被温勉给叫住了,“我有个事情想问一下。”

厉中庭虽然满脸不解,但还是把话筒给了他。

温勉把话筒贴在耳边,清了清嗓子,说:“你好!林烟菲,请问你们明天早上有课吗?”

延伸阅读

少年行国际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g24j.shtml
少年行——致力于海内外游学夏冬令营EMORE——致力于国内外语言沟通主题营中国鹿军—

金阳光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63vd.shtml
金阳光视力健康工作室,于2008年6月开店运营,是从事青少年儿童视力矫正及视力保健的

趣多客烤鱼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t7n.shtml
山东枣庄趣多客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以专业经营烤鱼为主、融汇传统火

闪耀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xmkv.shtml
闪耀围巾总部经销批发的服装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众人帮共享平台C2C&S2C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urvi.shtml
上海童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移动互联网C2C&S2C共享平台。国内互帮互助,

皇朝珠宝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b1yv.shtml
皇朝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皇朝国际珠宝于2002年在中国香港成立,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

欧田汽车锁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y04n.shtml
瑞安市欧田汽车少部件(森马)公司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设计、生产轿车配件的企业,年产

晶金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dxv2.shtml
晶金实业是一家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从事桌面型自动

赞科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7zc.shtml
先进科技打造的空气净化产品,为人们听了绿色健康清新的好空气,在环保市场很受欢迎,吸引

牧旭加盟  http://www.auberge-pays-retz.com/n9j3.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冥之守护第二章在线阅读

    追忆的螺旋不停地转着,一个还没有停止,另一个又开始转动起来了。在一个没有阳光直射的地方,有一座高大辉煌的城堡,城堡全身上下散发着如地狱深渊的深紫色的光芒,有一股让人不可接近的气息,城堡的顶端有血蝙蝠不断地徘徊,高大的城门外有血仆守着,不让外来生物侵入,城堡内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却可以看见许多双血

  • BOSS偷了一株梅在线阅读第五节

    看见这两样东西,萧月依惊讶地抬头看向孙清沐。孙清沐声音依旧温柔。“虽说是联姻,但也要看当事人的意愿,如果你不愿意不用勉强,把这两样东西收回去,就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萧月依愣愣地看着他,说不清楚心中的感觉。孙清沐和她算上今天这次,才算见过两次面,明明还是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可就是这样的陌生人都可

  • [魔道祖师bg]温若寒的夫人又搞破坏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何琼!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这么对我的!”何妙妙撂下狠话后便立即转身对她身后的一众家仆说:“我们走!”“欢迎常来逗我开心啊,门桩三小姐~”凌穹又在她身后补了一刀。何妙妙听到后脚步顿了顿,然而在狠狠地跺了一脚之后还是甩袖走了,凌穹知道看她这架势怕是要去搬救兵来了,不过她凌穹天不怕地不怕,这些个小喽啰还

  • 狐妖:开局扮演大剑豪在线阅读第八节

    不知这是来玖凉之城的第几日了,袁亦心觉得这些日子里,她好像是在做梦,可是这里给她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让她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正值酷暑时节,白天的温度特别高,袁亦心又是一个特别怕热的人,自然是受不了这么高的温度的。“小飞侠”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袁亦心开了门。肖战站在门口,好似一位从画中走出的美男子,

  • [齐木楠雄的灾难]懒怠少女我要真爱

    当鬼墨渊想要将随行空间收回去的时候,发现根本就无法控制随行空间了。于是,接下来随行空间将江一秋完全吞了进去,就在鬼墨渊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发现眼镜一黑,随后又出现在了一个未知的空间里面。“结界开!”江一秋的声音响起,四面八方荡起白光,将整个空间笼罩了起来。“这里是……随行空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江一

  •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清晨的阳光第8章在线阅读

    楚瑜陪着乐乐在门口坐了半天。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懒懒散散的,乐乐大概看出来楚瑜怕狗,还拘着小黄狗不让它乱跑。楚瑜渐渐看明白了,乐乐大概身体不好,只能一直坐着,身边放着个水壶,但乐乐也只是偶尔抿几口,不敢多喝。“哎,突然有点想上厕所,乐乐你能不能带我去一下啊?”楚瑜皱着眉头捂肚子。

  • 淡妆浓抹总相宜前往白虎山

    路上,我骑着马一路奔驰,渐渐远离了部落那熟悉的地区。看着视野中那一片碧色,自己在森林的海洋中漫游着。抬眼望去,晴空万里,湛蓝的天空一览无余,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轻轻地放松着自己,缓解着情绪。这是在前世中,所不敢奢望的景致。而现在,我便置身于此,与大自然面对面地亲近着。而同时,我在脑海中构思着计划,面对

  • Never and ever逃离上

    郑威双手抱在胸前,站在图书馆的门口。尽管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想要出去,要离开这方寸之地。却在这个时候,整个大厅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警铃声,空气中回荡这一个威严的声音:“所有玩家注意,所有玩家注意,半小时之后,服务器清洗,请玩家们保存好自己的资料,并且及时的退出**。”郑威看见大厅中的玩家一

  • 我在大唐开杂货店一朝被狗咬

    殊不知,刚才发生的一切被南宫瑾瑜和无痕尽收眼底。南宫瑾瑜合了手中玉扇,神态微怒,意味深长的勾了下唇角,“哼,看来本王这个王妃...不简单啊...”无痕点头应和道,“王爷昨日倒是躲得清闲,您是没见王妃那得理不饶人的样子,真让无痕好生领教!”南宫瑾瑜眉头微皱,“无痕,这些日子给本王盯着她,看她在搞什么鬼

  • 一个女巫之黑衣人

    散席过后,上官须平躺在慕梅园院内的摇椅上。她左手持扇子,右手拿着水果。摇晃着椅子,看天上的星星。许久,她闭上眼睛,感受着这阵阵微风吹拂过她的脸庞,带起她的许些飞舞着,倾听着那些细枝末叶被吹的微微作响,虫鸣阵阵。如果能在这个时候喝上一碗地瓜汤多好啊。她想着她一直都是幸运的,如果不是墨象言她也许永远都听